【速度松/おそチョロ】巧克力?2016.2.14

※虐狗節快樂

「チョロ松,今天是什麼日子?」

「今天?」

チョロ松窩在沙發上,身體趴伏在一本雜誌上,眼神專注地盯著上頭的圖片,心不在焉的回應長男的話。

「今天是喵醬的寫真集發售日!不對,我早就預訂好了……嗯,好像不是這個?」

「真是的……你心裡果然還是忘不了她嗎?麗花和我誰比較重要?」

「麗花是誰啊?你能不能不用怨婦的口吻說話?」

「親愛的你根本就不愛我吧?」

「都說了不要用這種口氣說話……」

 

おそ松隨手把漫畫拋到牆邊,翻了個身,撐著下巴打呵欠,臉上露出了無生趣的表情,一邊嘴上抱怨道:「今天是虐狗節啊渾蛋!」

 

「哦,所以呢?」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吧!」

 

チョロ松面上不動聲色地繼續翻著雜誌,聽著對方語氣有愈趨激動的傾向,連忙撇清立場:「別想叫我陪你去獵殺情侶。這個聖誕節就搞過一次了吧,多沒新意。」

「我只想搞你。」

「別鬧,今天不想出門……你剛才說什麼?」

「哈……チョロ松是笨蛋。」

 

「我都還沒說你莫名其妙呢……」

看著おそ松遠去的背影,チョロ松翻了個白眼。

 

不過……情人節嗎?

這種從過往到現在一直與他們無緣的日子,チョロ松一直下意識地將之排出腦外。畢竟這只是商人從中撈利的節日,他可不想當情侶虐狗的材料。和他沒什麼關係,照樣吃飽睡飽混吃等死的一天而已。

 

若說今年有什麼變化的話,大概就是他和おそ松之間微妙的關係吧?

 

沒有準備巧克力……也不想出門。

おそ松的行為舉止真是和討糖吃的小孩沒什麼兩樣,都一樣孩子氣,長不大的傢伙……

 

但是,還是會有所期待吧?

 

チョロ松走向廚房,他記得冰箱裡好像還有トド松昨晚買回的義理巧克力。雖然他不明白トド松為何要準備這個……這不是女孩子送給平日照顧自己的男性的巧克力嗎?

 

「おそ松——」

人跑哪去啦?

 

チョロ松轉下樓梯,在客廳門外看見了裡面孤單的人影,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拿著媽媽準備的點心啃,想著今天是什麼日子,配上這情景還真夠淒涼的。

 

「哦,你終於想起今天該做什麼了嗎?」

這口氣真令人火大。チョロ松想著。

「我又沒手機,家裡的日曆在昨天被你們撕了,誰會沒事記住情人節啊?」

「今年不一樣啊,你戀人我可是很期待的。」

那是誰把日曆紙撕了的?

「喏,拿去。」

チョロ松把經過白色包裝紙精美包裹的巧克力拋過去,上頭還綁了一個很漂亮的紅色蝴蝶結。

「欸?就這樣?」

「什麼叫就這樣?」

「不是自己親自準備的就算了,連餵食的服務都沒有嗎?」

チョロ松有點後悔自己為何要把巧克力拋過去,而不是砸在自家長男的臉上。

「真夠麻煩的。」

チョロ松伸手接過,拆開繁複的包裝紙,毫不憐香惜玉的樣子。他隨便撥下一塊巧克力,湊近おそ松的嘴邊。

 

「啊——嘴巴張開呀。」

「不是這樣啦,要嘴對嘴的餵,像這樣——」

チョロ松還來不及反應,手中的巧克力就被おそ松搶走。おそ松嘴裡叼著巧克力,往前一撲,整個身體壓在チョロ松身上。

神似的臉龐無限放大,おそ松的胸脯緊密貼著他驅使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融化的巧克力碰觸到溫熱的唇瓣,他下意識地張嘴,苦澀的滋味隨即度入口腔。

「唔!」好苦!

這是純黑巧克力啊!トッテイ到底是什麼意思!

 

柔軟的唇安慰似的貼近他,靈巧的舌頭趁其不備時鑽入口中,チョロ松瞪大眼睛,おそ松的雙眼凝視著他,帶著一絲熟悉的狡黠,還有陌生的情愫。他閉上眼,感覺自己的領地被肆意侵犯,那條濕軟的小舌橫掃過他的上顎、齒根,帶來一種酥癢。舌尖纏繞住自己的,舔過舌根,只覺得おそ松的氣息快要滿溢出口腔。

不能呼吸了……津液延著下巴滑落,苦澀的黑巧克力味已經被沖刷了一遍,喉間吞嚥的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おそ松的口水……

 

「嗚嗚……」可惡,明明是處男為什麼吻技比我強?

 

「呼哈……」

チョロ松感覺到禁錮在自己後腦勺的手臂移開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見罪魁禍首的臉上掛著一抹燦爛到刺眼的痞笑。

「要記的換氣啊櫻桃松,再來一次嗎?」

「……滾開。」

チョロ松回過神時,發現おそ松的身體都插入他的兩腿間了。衣擺掀起了一角,一隻爪子伸入衣內,摸向他的胸口。他一臉不耐的推開おそ松那張礙眼的臉,耳根燒得通紅。

 

「其實我本來還期望チョロ松能脫下衣服,全身淋上巧克力,在床上等我之類的……」

「……做你的白日夢去。」
我們家好像沒有床吧?

Fin
後記:

沒什麼營養的情人節快樂!

我想看大哥性騷擾choro就很快樂了,被閃的好爽(一臉懵逼

真想燉肉(。)

明天開學哈哈哈,等我有機會再更文吧。要去趕作業了。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Thirteen times

 ※主速度松,副CP:一カラ/末松

 文/流鴒

  ——『松野家愛の集散地』群組現場

 

傳說級國寶(人渣):「チョロ松,和我交往吧?我對情人很貼心哦,おそ松的個人性癖大私秘只會對你公開,每天替你暖床,肚子餓還可以泡泡麵給你吃,結婚後也不用擔心家務事,有媽媽在會搞定一切!做愛的話,一週五次,週休二日,絕對不會有夜守空閨、欲求不滿的情況發生!」(已讀5)

 

チョロ松:「你是和他們玩真心話大冒險玩脫了嗎?我該從哪裡吐槽你好?是還沒交往就想結婚?還是根本沒人想知道你的性癖?先給我去找工作啊!不對,真要找對象也要性別為女的生物吧,媽媽會哭的喔人渣長男!做你妹的愛,你是下半身思考的禽獸嗎!」(已讀5)

 

傳說級國寶(人渣):「欸——性別不同怎麼談戀愛——[無辜臉.jpg]」(已讀5)

 

チョロ松:「不准用怪腔怪調說話,你從哪本漫畫上學的?」(已讀5)

 

傳說級國寶(人渣):「好吧,果然還是女孩子比較好。チョロ松你下面不行嗎?」(已讀5)

 

チョロ松:「這話題怎麼扯的?」(已讀5)

 

傳說級國寶(人渣):「能被自己喜歡的對象稱為禽獸對男人而言是一種讚美。[自豪.jpg]」(已讀5)

 

チョロ松:「已經開始噁心了。」(已讀5)

 

傳說級國寶(人渣):「對了,話先說在前頭,我可不是自戀哦,只是喜歡的傢伙恰好長了張同樣的臉罷了。」(已讀5)

 

チョロ松:「是兄弟就沒問題嗎!話說我們家最自戀的是カラ松吧?」(已讀5)

 

カラ松Boy:「喵嗚!![一カラ.jpg]」(已讀5)

 

傳說級國寶(人渣):「不好意思,カラ松已經有人預訂啦。」(已讀5)

 

チョロ松:「又不是賣兄弟!一松你不必護崽子似的把カラ松護在懷裡啦!沒有人會跟你搶的!」(已讀5)

 

一松Boy:「唉」(已讀5)

 

我是トド松喔:「十四松兄さん也有人預訂了哦。୧(๑•ω•๑)୨[末松 抱抱.jpg][末松 親臉頰.jpg]」(已讀5)

 

チョロ松瞪著一直叮咚叮咚響個不停的新買手機,手指因為打字吐槽都快抽筋了,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他練出了整個家中第一名的手速。

搞什麼!你們這群人!明明都在同一棟屋簷下為什麼不直接開口說,偏偏要用群組這種彆扭的方式!還有你們這幾隻,這是什麼秀恩愛不要錢的情侶ID!不要因為我懶得打字吐槽你們就肆無忌憚啊!

 

我是十四松喔:「什麼什麼,發生什麼事了?」(已讀5)

 

一松Boy:「唉?」(已讀5)

 

カラ松Boy:「嘖。」(已讀5)

 

カラ松Boy:「[糞松 睡顏.jpg][圍裙.jpg][手作蛋包飯.jpg][餵食.jpg][笑顏.jpg][壁咚.jpg][醉態.jpg][Kiss.jpg][用過的衛生紙.jpg]」(已讀5)

 

カラ松Boy:「剩下的是個人收藏。」(已讀5)

 

我是トド松喔:「用過的衛生紙是什麼啊,感覺超噁心!一松兄さん老是擋住カラ松兄さん的臉,不是陷在陰影裡就是白光閃過,還有馬賽克的,別對鏡頭比中指啦!」(已讀5)

 

我是十四松喔:「哈哈哈哈,汙,好汙——」(已讀5)

 

カラ松Boy:「クソ松的臉豈是你們能看的。」(已讀5)

 

カラ松Boy:「哭泣也好臉紅也好都是我一個人的。」(已讀5)

 

一松Boy:「一松……」(已讀5)

 

一松Boy:「這些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asafgljhlkfjlaksdujsdfk」(已讀5)

 

你ㄚ是用臉滾鍵盤喔?

 

カラ松Boy:「。」(已讀5)

 

「。」

「。」

「。」

 

……

居然用句點來洗屏。

 

カラ松Boy:「你知道得太多了。[裝逼被人逼.jpg]」(已讀5)

 

一松Boy:「喔……」(已讀5)

 

傳說級國寶(人渣):「看來只剩我和你兩個孤家寡人了呢。嗯,弟弟們都各有歸宿了啊……」(已讀5)

 

你的眼睛自動過濾前面那些莫名其妙的閃光發言了是嗎?

算了,槽點太多我也不想說什麼了……

 

チョロ松:「你在瞎感嘆什麼……」(已讀5)

 

傳說級國寶(人渣):「所以,回覆呢?」(已讀5)

 

チョロ松:「……」(已讀5)

 

チョロ松:「有種你當面講啊。」(已讀4)

 

「喜歡你。」

「剛才在群裡的氣勢哪去啦?重來一次。」

「想珍愛你,想撫摸你,想抱你,想對你上下其手,想用OO讓你染上我的味道,想用XX灌滿你的身體,想操哭你——」

「喂喂,愈說愈過分了吧!」

チョロ松轉過身來,只看見一張不比自己遜色多少的、通紅的臉,上頭掛著一抹熟悉的痞笑。

真像番茄啊——兩個人都是。

 

「勉強答應你吧。」

 

……

躲在房間的弟弟們。

「看不下去了。所以說這是第幾次啦?」

「Thirteen times.」

「這次居然透過Line來告白?劇本是害羞純情少年娃嗎?我可不可以不跟哥哥們玩啦?」

「告白告白,肌肉肌肉!」

「チョロ松要求31次告白,但おそ松不同意,所以一個月最多只有13次而已。」

「那個『松野家愛の集散地』是誰創的?」

「好像是……十四松吧。」

「……!」

「收工了,臭松。」

 

Fin

後記:

大概是Line群組體吧,傻白甜什麼的(。)

()內的人渣是チョロ松自己標上去的,順帶一提大哥視角的話是標Cherry松

一路睡到中午,三點多才發現台南發生地震……昨晚和病魔交戰,鼻塞痛苦最後睡死的我完全沒感覺啊qwq!
希望大家都平安無事!天佑台灣!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萌芽

※第一次寫松有點渣,不知道有沒有OOC

※十三話相關

※感情流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チョロ松,今天不打飛機嗎?」

  意識到的時候,已經無法回頭。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六個人在一起,打從出生便註定好的。

  「咦?今天是星期O不是嗎?這個時間點大家都不在家,我以為チョロ松是知道這一點才每週打飛機的。」

  沒錯,只是一種習慣而已。因為習慣而產生的錯覺。

  「居然連頻率都知道了?不、不對,我可沒承認……」

  騙誰啊我。

  「飛機松你就別害羞了吧,都是成年人和哥哥見外什麼?小時候我們不都是一起看A片一起自……」

  「停停停!不要開口閉口那種黃字!我要出門了!」

  戀慕自己兄弟什麼的,一點都不正常。真是汙穢,骯髒。

  可是一旦這個念頭竄出來時,一切便都失控了。

  急速竄升的幼苗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時候悄悄滋生,在心口扎根,牢牢繫著在胸腔跳動的心臟,「撲通撲通」,隨心音跳動而鼓譟,似乎在推動自己去做些什麼。那些根連同血管融為一體,若是有誰想要拔除,便會感到一陣窒息、鑽心的疼痛,想要將之斬除,除非把血液放乾,此外別無他法。

  為什麼會喜歡上和自己留有相同血脈的親弟弟?

  這種事情誰知道啊。

  喜歡就罷了,為什麼是這個土裡土氣的傻逼?

  那張神似的臉是六人中少有的認真,說起來同樣身為啃老族,卻一副不想同流合污的模樣,振振有詞地碎念中人不好好去找工作,還和父母說會娶妻生子,明明只是個靠黃漫玩飛機的處男而已。

  所以才想看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吧。

  逗弄也好,調侃也好,全是刻意為之。

 

 

 

  什麼啊那個笨蛋長男。

  自從上次被撞見那種糗事後,チョロ松有段時間都不主動開口和おそ松說話。

  最初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對著那張臉說了些很難聽的話,チョロ松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更讓他氣惱的是おそ松毫不在意的表情。

  也是,像他那麼厚臉皮的人是不會在乎這種小事的吧,我幹嘛把自己搞得像個黃花大閨女。

  不過心情還是難以平靜。

  畢竟是被自己喜歡的人看見了啊……

 

  チョロ松有個秘密不曾和他的兄弟分享。

  那就是他喜歡おそ松,他的親哥哥。

  仔細想想自己真是有病,居然會喜歡上那個愛捉弄弟弟的垃圾長男。

  藏在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情,像是在陰暗處恣意生長的菌類,一個不注意便瘋狂繁殖,到了令人厭惡的地步了。

  真是污穢啊,對哥哥抱持妄念的自己。

  可是還是喜歡,比にゃーちゃん還喜歡。

  根本不敢奢望坦白後會收到什麼回覆,一想到那雙總是帶著狡黠的目光轉變為難以置信,或是打哈哈的敷衍過去,就會讓人有種皮膚被熱火灼傷的疼痛。

 

  ——迷戀上那種惡劣傢伙的我真是個笨蛋。

後記:

沒什麼營養的感情流……是雙箭頭吧我想。

最近迷上阿松一發不可收拾。

一開始最喜歡大哥,喜歡他有點惡劣的捉弄弟弟但其實很了解弟弟們,為大家著想的好哥哥,後來愛上了溫柔的カラ,一直被兄弟無視實在太讓人心疼了,不就是梨嘛!大家要多愛護次男啊!qwq
其實都很喜歡,每顆松各有所好嘛。
(後來已經到了各CP排列組合都可以的地步了x
糧還沒吃夠就自己發一篇真是自不量力……
我還要更加努力科普才行(´Д⊂ヽ

好冷好冷抖抖抖抖苗栗這兒都下雪了!(話說明天寒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