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

※國設

※在正式場合以國名稱呼,私下以人類名稱呼

Why  is  my  heart  the  same  as  a human?

身為國家能存活的時間很長很長……
這是第幾次說再見了?
人類的出生到死亡,不過是個很短的瞬間。
如果國家腦海中的記憶不會定時刪去的話,
總有一天會支撐不住崩潰的吧?
因為這具軀體同時具有人類的心和思維。

 

 

喬治王子今年兩歲了。

 

回想他剛出生時,還是個軟糯的白糰子,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底充滿了對新世界的好奇,水汪汪的眼配上無辜的表情讓人的心都融化了。

劍橋公爵夫人把孩子交給他抱時,亞瑟難得手忙腳亂了一回。當他抱著懷中柔軟的新生命時,很難想像世界上會有比他更脆弱的生物了。

 

……不過,畢竟不是第一次抱小孩了。這種事情一旦經驗多了,很快就能上手。

等等,第一次?第一次是什麼時候來著……

 

 

「英/國……」

從會議廳走出來時,英/國還處於恍神的狀態。

這很不尋常,要知道,平常的他雖然對這場註定無果的會議興致缺缺,但基於對工作的自我要求,他還是會強打起勁面對過於精力旺盛的美/國和其他國家。

 

是不是有點累了?

 

「英/國!」

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英/國環著雙手站在窗前,本來空白的腦海被這麼一嚇,頓時清醒許多。他瞪著祖母綠色的眸子,把那隻手打開,看著身後那人,撇撇嘴:「什麼嘛,是你啊。」

 

美/國手中拿著一杯特大號奶昔,一臉奇怪的盯著他的臉看,「大叔你該不會有癡呆傾向了吧?我都叫你好幾聲了耶。」

「……咦?有嗎?」

「又被自己做的司康荼毒了嗎?」

「最近沒時間做。」

 

美/國那麼大的嗓音,照理說隔了一條走廊都聽得一清二楚,短短幾公尺的距離他怎麼可能沒聽見?

難道真的太累了?

上一次休假是什麼時候……

 

「去你家嗎?」

「啊,什麼?」

美/國一臉受不了他的模樣,一口氣吸光了奶昔,把垃圾丟向一旁的垃圾桶,瞬間擊出一個凹坑,「我說我想去你家。」

「不行。」

「為什麼啊?」

「哥哥們在家。」

「那去你的私人公寓?」

「……你想幹什麼?」

 

美/國突然湊近他的耳邊,溫熱的吐息曖昧的擦過耳廓,留下一連串的顫慄,英/國閉上眼,感受到耳垂被含進口中,濕熱的舌尖舔舐劃下水痕,輕吻身體的敏感帶,等到他從斷續的快感回神時,自己已經被擁入了一個懷抱,那名大男孩撒嬌似的舔了舔他的唇瓣,被毫不留情的推開。

 

「走開,你是狗啊?」

「我想幹你。」

 

……

英/國覺得自己的教育可能、真的出了什麼問題。

 

「美/國,這裡是會議廳外……」

「所以我說去你家啊,不行嗎?難道你不想做?我們已經快兩個月沒幹上一砲了耶,就算更年期到也會有生理需求吧,你又不是性冷感。」

「停——」

英/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美/國的說話方式就像砲台一樣喋喋不休,讓他覺得腦中的某條神經不停抽搐。

雖然被形容為性冷感也沒什麼關係……但是隨著美/國每說一句話,環繞腰間的手臂便逐漸收緊,已經到了吃痛的程度了。

 

「嗯?」

「……去你家吧。」

 

 

『Arthur! 』

亞瑟在昏暗中聽見有誰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待他的視野逐漸清晰時,看見的就是一名身著小禮服的少女,頭戴紗質禮帽,髮間插著一朵玫瑰,捲翹的金色鬈髮,雪白肌膚……唯有臉龐模糊不清。

 

『Arthur! I love you!』

畫面就像素質低劣的電影,從全彩褪色為黑白,時間是被人惡意快轉的錄影帶,年輕的少女在一夕之間化為成熟有禮的中年婦人,不變的是頭上的禮帽,鬈髮經過一番細心整理後也不在亂翹,那張臉經過光陰的雕琢,逐漸刻上無法抹滅的細紋。

 

『I think of you as family.』

時間還在快轉……慢點,再慢點啊……

 

直到靄靄白雪從空中灑落,覆蓋在一雙枯朽、佈滿皺紋的手上。

『I love you,my dear.』

『So don’t cry.』

『My cute,beloved.』

『We are England.』

『For me to live my short,life with you,I can not express my happiness.』

『I’m glad I was born in this country……』

『And I pray that this world will bring you joy after I pass away……』

 

「——!」

亞瑟猛地從床上坐起。

腦海中迴盪著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應該是一名女性。

那名穿著綠色披風,跪在墳墓前哭泣的少年是誰呢?

 

「噢……怎麼啦,亞瑟?」

阿爾弗雷德赤裸著上身躺在他的身邊,少了德克薩斯之後看起來更稚嫩了點,他揉了揉眼睛,看著身旁年長的國家低下頭,棉被掀開了一點,冷空氣灌了進來讓人不禁倒抽一口氣。

「沒事……」只是好像忘記了什麼。

「嗯,那睡覺吧。」

Fin

後記:

聽說英國男性有睡覺不抱老婆而是熱水瓶的……但是對外地女性卻……(從某本書上看的)

難怪喝過酒後發酒瘋特別厲害x

這篇來源一篇短漫

曾經跟同學討論過,身為國家,腦海中的記憶應該會定時刪去,只記住一些重要的大事,不然一次次看著心愛的人死去,擁有人類情感的他們不可能受的了吧。

和大衛那篇是同樣的意思,活得愈久的國家經歷的也愈多……(心疼)

是哪一位君主請自行想像吧

寫渣了。

【米英】Is There a Santa Claus?

2015.12.26

遲來的聖誕賀文,Merry Christmas!

本文靈感來源:《Yes Virginia》  

 

小時候的阿爾弗雷德,相信世上存在著聖誕老人。

每當聖誕節的這一天,無論外頭的風雪有多大,他總是在家中的壁爐前掛上聖誕襪,桌上擺了一盤餅乾和熱牛奶,等待從煙囪落下的聖誕老人。

亞瑟告訴他,只要他做個乖孩子,聖誕老人就會給予好孩子禮物。阿爾弗雷德的小腦袋瓜裡不由得浮現出穿著紅白相間的大衣,在夜色中乘駕馴鹿拉著的雪橇,背著一大袋禮物的大鬍子老人。

 

「亞瑟,你覺得聖誕老人會喜歡吃餅乾嗎?」

「唔,我想只要是你準備的他都喜歡吧,畢竟在寒冷的夜晚裡送禮物會消耗不少熱量呀。」

 

某一天夜裡,趁著亞瑟入睡的阿爾弗雷德赤腳跑出房間,準備守在壁爐前等待那道寬闊的身影落下。只是每當他興致勃勃的想熬到天亮,最後卻總是敵不過深沉的睡意,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桌上的盤子早已空了,也拿到他想要的禮物。

 

可是為什麼他從來沒有看見聖誕老人呢?

他一定要親眼看到。亞瑟曾說過,阿爾弗雷德是個愈挫愈勇的孩子。

 

這一晚他躲在沙發後面的角落,離開房門前還將枕頭塞在棉被中,鼓鼓的像是有人躺在裡面。他抱著毯子蜷縮身體,靜悄悄地等待午夜的來臨。

 

「滴噠滴噠」

秒針向前邁進的聲音清晰可聞,聽在阿爾弗雷德的耳裡像是一首催眠的搖籃曲,他的眼皮愈來愈沉,但是他不能睡著。

他捏著自己的臉頰,試圖保持清醒。就在他的意識差點模糊時,眼角的餘光瞥見一抹身影。

 

『奇怪,聖誕老人不是從煙囪下來的嗎?』

搞不好是他漏看了,他想。畢竟聖誕老人一定很擅長爬煙囪,不知不覺摸進來也有可能。唔,聽起來怎麼像是在形容一個小偷?

 

四周黑漆漆的,看不太清楚。阿爾弗雷德瞇著眼往前探,沒有聽到腳步聲,如果現在他跑出去和聖誕老人打招呼,會不會得到一個溫暖的擁抱?還是會被摸著頭唸說自己不是個乖孩子?

 

還是算了。要是因為這樣以後都收不到禮物就糟了。反正能證明聖誕老人真的來過就好。

 

他聽到對方把餅乾倒入袋子裡,可能是打算路程上吃的。杯子裡冷掉的牛奶也被一飲而盡,他想對方應該是滿足地將禮物放入聖誕襪裡,不知道會是什麼。

 

過了一會兒,房內就失去了人的蹤影。

 

他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回去自己溫暖的被窩睡覺了。

 

 

阿爾弗雷德每年都會收到禮物,有時候是木雕的玩具,有時候是玩具槍,甚至是一件披風。

當他年紀大了點時,和亞瑟見面的次數便愈來愈少。

除了那一年窺見的人影外,他再也沒見過聖誕老人。

 

「你們知道嗎?聖誕老人根本不存在,沒人可以一晚上給全世界發禮物,都是大人們騙小孩的。」

「禮物都是爸爸媽媽送的」「那麼胖的人怎麼可能鑽進煙囪裡」

 

是這樣嗎?

如果聖誕老人真的不存在,那麼那一天晚上他看見的人是誰呢?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亞瑟能經常來看我。」

不知從何開始,他質疑聖誕老人的存在,卻又固執的向對方許願。這是他最想收到的聖誕禮物,如果他是個乖孩子,那他應該得到他想要的。

可是願望從來沒有實現。

亞瑟今年還是沒有來。

 

 

之後經歷了很多事。

他從亞瑟那裡獨立,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也收不到禮物,更別提自己忙到無暇悠閒的享受節慶氛圍。

他們之間的關係破裂,然後重組。

從兄弟,到盟友。

 

 

就像百年前的自己一樣,曾經有個名為Virginia的小女孩提出了質問。  

Dear Editor—

I am 8 years old. Some of my little friends say there is no Santa Claus. Papa says, "If you see it inThe Sun, it's so." Please tell me the truth, is there a Santa Claus?

  

「Yes, Virginia, there is a Santa Claus. He existsas certainly as love and generosity and devotion exist, and you know that they abound and give to your life its highest beauty and joy. Alas! how dreary would be the world if there were no Santa Claus! It would be as dreary as if there were no Virginias. There would be no childlike faith then, no poetry, no romance to make tolerable this existence.

 

……Nobody sees Santa Claus, but that is no sign that there is no Santa Claus. The most real things in the world are those that neither children nor men can see. Did you ever see fairies dancing on the lawn?Of course not, but that's no proof that they are not there. Nobody can conceiveor imagine all the wonders there are unseen and unseeable in the world.」

 

有史以來最著名的一篇社論發表的百週年紀念日。

沒有人看過聖誕老人,但這並不表示沒有聖誕老人。這世上最真實的東西就是那些大人和小孩都看不到的東西。

 

「嗯,你家的小孩子真可愛。小時候的你也很可愛啊,我說世上有妖精們的存在,那時的你毫不猶豫的就相信了。」

「……亞瑟,你幻想出來的那些朋友是例外。報導說的是大人和小孩都看不到的東西,而你明顯不在範圍內。」

「只是你看不見而已,妖精小姐們每天都會和我一起喝下午茶呢!」

「一個人喝茶很孤單只好想像個伴陪你?」

「笨蛋,誰孤單啦?」

「不就是某個粗眉毛?要Hero抽空陪你也不是不可以啦。」

「才不用你陪!」

 

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聖誕老人。

它的存在就跟愛心、慷慨、奉獻的存在一樣真實。

 

其實阿爾弗雷德早就發現啦。

那些禮物全都是那個人送的,即使隔了大西洋,忙於各種事務中,也要拖人幫他送來。

每年每年都是這樣。

對方可曾察覺過他真正想要的禮物?

 

「亞瑟,這次換Hero做你的聖誕老人吧。」

後記:

一個月沒更文了(趴)

本來還有一篇親子分還沒生出來QAQ

這篇的靈感是來自英文課老師給我們看的,Yes, Virginia,影片看得讓我心暖暖的,用意是讓我們明白,聖誕節不只是用來彼此送禮物,吃吃喝喝的日子。

與你週遭的人們分享,然後想到一直照顧你的人,他們也會需要你的關懷。

我們英文老師說:「美/國是孩子的天堂」

腦海中浮現出某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果然跟小孩子們很配XD

把當時太陽報的原文努力看了又看,可能沒有寫出那種感覺,隔了這麼久手生,過沒多久又要期末考了,更文什麼的寒假再說吧……(小聲)

聖誕快樂,接下來就是元旦還有新年了୧(๑•ω•๑)୨

【字母糖罐】x10

-米英

段子集中地(煙)說好不更新的我自打臉

用英文標題來記憶

 

✦Preference

「亞瑟你家怎麼都是那種書啊,還專挑巨【】乳的,除了胸大外長得也不怎麼樣嘛,品位真差,Hero沒有好好滿足你嗎?」

「我那叫生心健全男人的生理需求好嗎!巨【】乳哪裡不好,這是個人偏好!我心目中的女神就是要這類型的!」

唉,但我心中的女神居然是你這種的……

說不出口。

「?」

 

✦Stubborn&Childish

來看電影吧!

不要,我要工作。

那來玩遊戲嘛?反正你都做了一整天了,來啦來啦~

你好煩。說了不要,我很忙。

亞瑟,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固執?和你的眉毛一樣粗的固執。

阿爾弗雷德,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幼稚?和你那堆脂肪、不,體重一樣程度的幼稚。

Hero那是肌肉!

我說的是重量。

肌肉可比脂肪重!

我沒說你重。

是嗎?那昨晚嫌我壓在身上太重的人是誰?你想改騎乘我是沒意見啦。

……阿爾弗雷德,今晚睡廚房。

 

✦Recipe

柯克蘭先生的新食譜,漢堡口味的司……死抗,依然是死抗。

果然只有阿爾弗雷德吃得出其中的差別吧。

 

✦Name

——Alfred‧F‧Jones and Arthur‧Jones (匿名:[>]ω[∂])

——Alfred‧Fat‧Jones  and  Arthur‧Kirkland (匿名:言д言)

 

【猜猜我是誰#

 

✦Diehard Fans

Alfred喜歡一位名叫Arthur‧Kirkland的歌手,從那人剛出道開始,追了好幾年。

他的每張唱片、專集、限量版周邊Alfred都想盡辦法買下並收藏,幾乎把他家的櫃子都塞滿了。床邊的牆上貼著新專輯的宣傳海報,下方是漂亮的花體英文——Arthur的親筆簽名,為了這他日夜不睡的排隊著。

那段時間他每晚聽著那人低沉、溫柔、滿蘊情感的聲音入睡。

 

直到好多年後,他看著身邊的英/國人,忍不住說——

「看在Hero這麼粉你的份上,賞個吻吧?」

 

✦Mark&Gossip

「亞瑟先生昨晚被蚊子叮了嗎?」

「這季節應該沒什麼蚊子才是……」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愈來愈不像話了阿嚕,都不會遮一下嗎?」

【傷風敗俗

 

「昨晚我看到亞瑟先生和瓊斯社長的兒子一起進了麥X勞。」

「上星期我也……」

「咦咦?去那種沒情趣的地方?」

「表面上KY實則佔有慾極強的男友啊……」

「不如我們今天下班後去看看?」

 

「為了眼睛著想,下班後在下絕對不會經過那條街的,感謝您的提醒。」

「不對啊,小菊你的新本呢?」

【專業催稿一百年

「……在下會準時報到的,請告訴我詳細出沒的時間。」

【為了本子素材在下拚了

「小菊要買墨鏡嗎阿嚕,看在熟人的份上會給你打9.8折。」

【叫我企業界的良心

 

今天的茶水間依然那麼熱鬧。

 

✦Water Polo

『吃我水球!』

『笨蛋你在做什麼!』言д言##

『hhh我只是想看你濕掉的樣子啦』☆ヾ([>]ω[∂])

在心上糰子面前特別幼稚的米糰。(雖然平常也好不到哪去

 

✦Endorsement&Advertisement

『給我一百億個死抗,我就能毀滅世界。

——生化武器死抗,你值得擁有。』

後來那家公司因為宣傳廣告被投訴了。

……現實是,廣告還沒來的及投奔世人懷抱,就被扼殺在搖籃裡。

——你以為瓊斯總裁會把自家愛人的得意之作現於大眾嗎?

再怎麼難吃賣相不佳都只有本Hero吃的到哦,羨慕嗎嫉妒嗎?哈哈哈。

……今天,Hero也拯救了世界。

 

✦Jewelry

你的眼睛猶如深邃的森林,有時候翠綠的葉片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有時候在黯淡的烏雲下搖曳擺動,但我覺得更像是翡翠,你的雙眸就如同翡翠的艷綠……不,那是無價的,連寶石也無法比擬,將我的靈魂完全鎖入你的眼眸。

 

……這是你從哪本言情小說抄下來的句子嗎?阿爾弗?

 

✦Sense of coordination

一杯可樂、漢堡配上紅茶、司康,是兩人下午茶桌上的常態。

明明各自迥異,完全無法搭配的點心,不知為何卻沒有任何的不協調感。

TBC

早上去參加英聽比賽發現我根本去被打臉的……QAQ!為了米英我在用生命學英文(英文渣)

在社課上勾搭了幾個妹子好開森~

一群太太們!買買買^q^


٩白喵۶:

#米英##本宣##求kkk##k的给fafa#
本子信息:
刊名:The First
规格:A5(148*210mm) 插图小说本+别册+特典
价格35↑↓
限制:全年龄
印刷纸张:铜版纸(封面、插图),道林纸(内页)
售卖形式:通贩

Staff:
主催:Elina
副催:伊多
封面:阿鬼
排版:弦芏
特典明信片&钥匙扣:came/?
文:
阿呆/白喵/冬鱼/麦冬/木乃伊/杉酒/ 苏达/言水/雨萣
图:
伊多/yoo/偷笑阳/云墨冰/木乃伊/未央/麦斯/麟子/Shiloh

【英sir快來我家!】

Lz:
連續兩期活動出英sir的ur卡,我只能說官方太萬惡了!海盜英海盜英是海盜英啊!還有天使英!霸氣測漏的我都想跪舔先生的靴子了!荷包大失血到我這個月都要吃土了,還是一張都沒、抽、中!

L1:
沙發我的

L2:
哇Ls你的手速……Lz何等癡♂漢發言

L3:
我懂我懂!這期的連五太犯規了!阿米的空軍裝也是帥的我一臉血(*/ω\*)然而抽了三十發卻只抽到了一堆死抗和補給品(吃土了(ಥ_ಥ)

L4:
為LS點蠟,然而我抽到了萬聖節限定的雙子,奴隸與主人巨萌! 

L5:
!!雙……雙子!臥槽為什麼人品那麼好(人比人氣死人【dog

L6:
親分表示俺看見了天堂23333 

L7:
連土都吃不起的給跪了(現在土好貴 

L8:
你們什麼意思死抗有什麼不好嘛?(只要是英先生做的就算是死抗我也吃)所以英先生快來我家!R卡也好N卡也好,為什麼我手氣這麼(´இ皿இ`) 

L9:
Ls英廚鑑定完畢√ 

L10:
我感覺到了濃濃的癡漢力√ 

L11:
說到拉的一手仇恨……Lz不知道有沒有看過wb上的一位up主,專門曬英sir的卡……小護士惡魔英不列天吸血鬼英小皇后上班族魔術師人魚英什麼的……還一堆ur卡,而且只限定英sir 

Lz:
!!臥槽槽槽! 

L13:
噢,今天活動剛刷新太太馬上刷出了海盜英 

L14:
然而我看著我的荷包【手黃再見 

L15:
小護士我喜!! 

L16:
【可惜是別人家的 

L17:
【恨不相逢未嫁時 

Lz:
我、我我我…… 

L19:
KQ超難抽的!想當初我想湊一對米英結果【對這世界無愛了 

L20:
我以為整個遊戲裡沒人抽到不列天了,看那機率……哇壕 

L21:
為這個滿是壕的世界絕望了。
・゚・(つд`゚)・゚・ 

L22:
L11說的是漢堡太太嗎?我記得他只收集英先生的卡,其他卡不是丟了就是拿去餵,之前一整排魔法罷工少女SR卡閃瞎我眼人家眨也不眨的全餵掉了,留言一片哀嚎23333 

L23:
壕【目瞪口呆 

L24:
專門的收集癖嘛23333這麼一說我想起隔壁的紅茶太太了,人家是專門只收集阿米,尤其是子米 

L25:
我也好想被子米小天使包圍\(//∇//)\ 

L26:
別想了,有人統計過那機率根本只有0.01% 

L28:
紅茶太太超可愛的!一邊說我才不想抽到他只是看在是UR、SR卡的分上才留下來的,一邊勤快的練著【等級暴露了一切 

L30:
人品爆發的抽到一隻牛仔米

L31:
人品爆發的抽到一隻朋克英

L35:
你們……不要再刺激Lz了233333 

L37:
然而我最喜歡的還是軍服\(//∇//)\ 

L44:
已經準備賣腎了 

Lz:
我恨這世界 

L46:
Lz危險發言啊233333我只要湊齊米英我就開心了,就算只是N卡 

L47:
目標是湊齊連五和軸心的糰子卡 

L48:
目標是湊齊所有的喵卡 

L49:
湊齊妞塔的只有我嗎? 

L50結論君:
官方逼死大眾

後記:

喔第一次寫論壇手好生

看到群裡手遊的梗忍不住就寫了
參考LL

這篇是給 @季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 的生賀,小田鼠生日快樂!

【一覺醒來變成了我家的貓】2015.8.25-11.1

✦靈魂交換梗

『』代表貓咪們的話 

 01

side

  亞瑟醒過來的時候天才剛亮。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甩了甩暈呼呼的腦袋,甩到一半才發現自己身處在密閉空間裡,只留一線縫隙讓晨光透入。
  怪不得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原來是缺氧啊。

  話說這牆壁怎麼軟軟的?

  亞瑟伸手推開那面微開的「牆」,暖洋洋的陽光照射到臉上,讓他的眼睛一時無法適應,涼爽的風輕輕吹拂,他舒服的哼了一聲。

  「喵嗚……」

  咦?

  等等,好像有什麼不對? 

  「……」

  亞瑟眨了眨眼,低頭看向自己方才推開「牆」的那隻……爪子,然後在轉頭看向密閉的……紙箱,一瞬間,他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亞瑟挪了挪前爪,搖搖晃晃的用後爪站起來,不到兩秒就撲街,於是只好老實地用四隻爪子站立,他一臉驚慌的跑出箱子,走到昨晚下雨殘留的水窪前,死死的瞪著自己的倒影。

  Oh,不。[生無可戀.jpg]

  「喵喵喵!喵嗚嗚!(怎麼回事,我怎麼會變成我家的貓)」

  心裡閃過一連串的念頭,說出來卻全是喵喵喵,亞瑟用貓掌摑了自己一巴掌,水面上反射出來的就是一隻蘇格蘭折耳貓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呆愣了一會兒開始喵喵叫,然後賞自己巴掌。

  亞瑟‧柯克蘭你他媽給我冷靜下來!又不是世界末日!只是變成Artie(亞蒂)而已!

  Artie是亞瑟養的貓——說來可笑,他跟阿爾弗雷德都用了各自的小名為貓咪們取名——有著與主人一樣的粗眉毛,白、棕毛相間的花色,粉紅色的肉球,只會對亞瑟撒嬌,對阿爾弗雷德則是愛理不理。

  阿爾弗雷德,他的同居人,養著一隻胖胖的布偶貓,神奇的紋路讓牠看起來有著跟主人一樣的眼鏡,脖子那邊的毛是黑色的,叫Alf(阿爾弗),比Artie活潑開朗,應該說開朗過頭了,很愛吃,最喜歡纏著Artie。 

  所以說亞瑟,不對,Artie為什麼會在家外?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昨天。 

  阿爾弗雷德把Artie帶出門了,說是要去隔壁幾條街一家特別有名的甜甜圈店買點糧回來。亞瑟知道Artie除了自己外對誰都不親,對於這點,經常逗貓但都被甩臉的阿爾弗雷德總是有點小失落,算了,就讓他們去培養感情吧。

  結果傍晚回來的時候,阿爾弗雷德滿臉自責地告訴他說,Artie走丟了,就在他一口氣點了三十個甜甜圈時,那隻貓偷偷的跑離店裡。

  本來阿爾弗雷德還抱持樂觀的心情,心想可能是店裡太悶想出去散散步,Artie那麼聰明自己會回來的,在店裡待了半小時還是不見貓影時,外頭開始下起稀疏的小雨,他慌張的撐傘在外面又找了將近一個小時,還是沒找到,身上的衣服都濕了。

  ——搞、丟、了。

  亞瑟腦海中炸開了這三個字。

   當晚他氣得把阿爾弗雷德趕下床,外面飄著雨,他在床上輾轉難眠,整晚都睡不著覺,心裡擔憂著獨自流浪在外頭的寶貝貓咪。被趕到客廳沙發睡的阿爾弗雷德一邊後悔一邊衝出門外,全身濕淋淋的回家,Alf看著空蕩蕩的床,呆毛都垂下去了。 

  所以Artie到底在哪呢?

  於是就有了現在的一幕。

side 

  「喵哈——」

  「喵嗚嗚喵……」(不小心就睡著了……)

  亞瑟應該還在生氣吧,可是甜甜圈店附近都找過了……咦?

  阿爾弗雷德甩甩腦袋,發現自己躺在Alf和Artie專用的貓咪小窩中,那是亞瑟親自準備的。奇怪他為什麼躺地下去?

  天花板是不是變高了?

  沙發是不是變寬變高了?

  漢堡是不是變大了?

  「喵揪——」

   …… 

  他被自己脖子上的毛弄癢了。

  欸脖子上的毛?

  阿爾弗雷德看到小窩旁邊有個還沒換水的小碗,雖然他大概猜到了什麼,但也許只是他的錯覺?懷抱著一絲希望,他挪啊挪的靠近那水盆。

  ……這不是他家那隻貓的俊臉嗎?

  Hero是不是還沒睡醒。

  『喵喵?』

  阿爾弗雷德用四肢站立後,轉過頭,便看見一臉好奇的帥氣的自己……不,是Alf才對,這次可真的無處可逃了。

  等等亞瑟呢?亞瑟怎麼樣了? 

  阿爾弗雷德三步併作兩步的跑出暖暖的窩,然而此時的他速度自然不及變成人類的Alf,Alf跑向臥室,輕鬆地轉開把手,然後向床上的人撲了過去。

   喔不,慢了一步,Hero也好想撲過去……不對,亞瑟還沒原諒我呢!這樣抱上去不會被揍飛嗎?
  讓他目瞪口呆的是亞瑟沒有推開Alf,而是打了個哈欠,任由Alf將他抱在懷中,甚至友好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對方的臉頰。 

  『喵喵喵喵!』(Artie我好想你!)

  『喵嗚……』(Alf你好吵……) 

  亞瑟會舔阿爾弗雷德的臉嗎?會喵喵叫嗎?

  答案是不會的。

  可惡,好羨慕……不對,不是亞瑟就好,看來亞瑟也變成貓咪了,應該還在外面流蕩……Hero還是快點去找他吧!
  絕對不是因為眼前的小倆口開始在床上滾來滾去的關係。

  阿爾弗雷德抱著一個沉重的使命,在床上兩隻開始發出令人害臊的貓叫聲前鑽出了門上開給動物走的小門。

TBC
後記:
吃點糖!
想寫這篇好久了!可是因為文力低一直放著!
連續兩天更文是第一次!(不過接下來要準備期中考合運動會了qwq
然後我又開了個坑

剛進群有點害羞都不敢勾搭大大們,不過群裡的氣氛好熱鬧!我現在就默默準備教裡的糧!

【血宴】2015.10.31

✦萬聖節賀文

✦殺人狂米X吸血鬼英(雖然看不太出來)

✦黑米出沒,呃……據友人說有虐身(?

✦內含綑綁、暴力血腥、(肉)有強X——請慎入

被吞了……

【為了個肉我容易嘛】


我真的是英廚!相信我!只是一時想寫黑米結果渣了……

……肉燉的頗渣QWQ

不會word轉jpg的我只好慢慢的截圖(哭)

希望看的到……喔,第一次寫完肉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然後快被格式折磨瘋了,呵呵。

我果然只適合寫甜文啦,為什麼要想不開。


٩白喵۶:






印量调查:

戳我


防缩图文字版:


参本文手及画手

The First Hug 阿呆(伊多)

The First Escape Marriage 白喵(yoo)

The First Scone Dinner 冬鱼(yoo)

The First Breakup 黑喵(笑阳)

The First Sleep 麦冬(云墨冰)

The First Dream 木乃伊(木乃伊)

The First Impression 杉酒(未央)

The First Cupcake 苏达(麦斯)

The First Song 言水(麟子)

The First Interplanetary Journey 雨萣(20喵)



Staff

主催 Elina

排版 塵汐/弦芏

副催 伊多

封面 阿鬼/蜃楼

明信片 Came



本子规格

字数:60000↑↓

规格:A5(148mm*210mm)

页数:104page↑↓

定价:35RMB(暂定)

印刷纸张:封面.铜版纸

插图:铜版纸

内页:道林纸



*此本子所有结局为HE*



文风预览

The first death(异色)——苏达

奥利弗忘了他是什么时候遇见艾伦的了,几十年前,或是更早。

也许答案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给他了。他暗自想着。

奥利弗握紧手中的围巾,他贫弱的身躯可抵挡不住这凛冽的寒风。真是该死,要是知道这天气这么要命,他一定会选择待在自己的家里,或许会喝上一杯红茶,配上他喜欢的小甜点,沉浸在他的世界里,远离外界的喧哗。他觉得那和自己没有关系,也许即使是自由女神像倒下了他也不会离开他的世界。

The First Blossom(精神病人)——木乃伊

为了我这种慷慨的奉献,我相信凡是生得一副好胡子、长得一张好脸蛋或有着一口好气息的诸君,当我屈膝致敬的时候,都会向我道别。

他呆滞地坐在门边的折椅上。

正对着门的窗开着,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浅蓝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来,看起来有些模糊。

窗台上放了几罐干涸的颜料,调色刀和画笔洒在地上,已经积了一层很厚的灰尘。

床上是团在一起的被子和衣服,搭在床沿上的衬衫看起来皱巴巴的,裤子的一个裤腿垂在地上。

床头柜上放着几个大大小小的药瓶,盖子没有扭紧,坐式的电话上盖着一块黑色的布。


The First Breakup——(普设)黑喵

“我们分手吧。”

稀稀拉拉的圆形光斑落在他的背上,一阵风来带起周围断断续续的窸窣声,除了视线中央的那个背影以外其他的东西都很模糊,但隐隐约约能感觉到是树林间。他穿着一件质地柔软的条纹衫,衣角处有一截线头在微风中晃动。疏落的光斑照在他领子以上露出的小麦色肌肤上,还照在他脑后短短的金色头发上,一切颜色都变的更加炫目,让人睁不开眼。

他没有回头的意思,只是执拗的背对着亚瑟静静站着,好像是在看前方的风景。亚瑟细细的看过他背影的每一个细节,每一缕发丝在风中的摇摆的轨迹,条纹衬衫的花纹和那根线头的长度,他的牛仔裤上被溅到的几点泥泞,他那么喜欢的那双球鞋也沾上的泥土的颜色。描摹的太用力,直到亚瑟的眼眶干涩,被绚烂的光晕弄的头晕目眩。一种要被从身体里面掏空的的失落感。
然后他醒过来,睁开沉重的眼皮,雪白的天花板上有一颗扎眼的黑色污点。亚瑟侧头看了看身旁还没醒来的人,金色的头发看起来像灿烂的阳光。

这是亚瑟·柯克兰第二十二次在梦里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说分手。



The First Escape Marriage——(黑桃)白喵

当阿尔弗雷德听到他的皇后在婚礼前六天逃婚了的消息时,十九岁的小伙子也只是扬起一个标识性的、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安抚前来汇报的小士兵说:“嗯嗯,不用担心,亚瑟一定会回来的,因为我是HERO嘛。”冷静沉着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但实际上,要是真的完全不为之所动,那也就不是阿尔弗雷德了。瞅了眼国王鼻尖细小的汗珠以及他手中被捏出扭曲弧度的钢笔,王耀无声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谁都知道黑桃国的国王与皇后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夫妻关系,就像除了另一位当事人之外谁都知道阿尔弗雷德陛下已经连续为他与亚瑟的婚礼秘密策划了整整六个月一样。


The first hug——(大学生x小说家)阿呆

大一这一年在聒噪的蝉鸣和校长的演讲里宣告结束,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独立生活开启了新的篇章。

半个月前我就拒绝了表姐艾米丽的夏威夷之旅和表哥马修的回国机票,准备在附近找一间房子合租。而愿意接纳一名热情开朗的帅气大学生的房主很快就出现了。

也有可能是中介人没有很大必要的形容词招来了不怀好意的房东。

称职高效的中介人告诉我房主是叫亚瑟·柯克兰的男性,有正规工作的23岁的年轻人。他的要求与其他房主相比来说很少:不邋遢不吵闹,私生活健康,以及……拒绝恐同的室友。



The First Interplanetary Journey(国设)——雨萣

英国皱着他那对像麻绳一样粗的眉毛,第三次不耐烦的望向了自己的手表,同时开始腹诽美国硬要亲自来接机的决定。原本的期待心情因为对方的迟到已经减去了一半。

……搞什么啊,这死小鬼。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这个样子,真是想念当年天天不厌其烦的跑来码头等自己的那个小天使。

说起来,这场面真是眼熟的很。好像十年前那次旅行也是这样,自己拿着笨重的行李箱一次又一次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望向机场入口,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期待美国能像个英雄一样突然降临——虽然是在已经迟到了的前提下。在那之后——


the first line of sight——(社长息子)杉酒

24岁的亚瑟刚刚从父亲那里继承出版社,那时高层腐败之风盛行,高层们通过书店等附加下属产业做假账,靠书店洗干净公司的财产然后转手揣进自己的腰包。

他没有自己的团队,甚至可以说全公司的人都不信任他能管理好庞大的出版社,在这种情景下,贸然对顽固的腐败现象进行攻击简直是以卵击石。他在纽约昂贵的曼哈顿下城区几乎已经走投无路。

枫叶渐渐泛起了鲜血似的红色,女歌手活力满满的声线在秋冬交季冰凉而寒冷的空气里一首一首的循环播放,亚瑟怀揣着一纸被拒绝的提案在河堤附近眺望着河的那端。


The First Scone Dinner——(学院)冬鱼

阿尔弗雷德现在心烦的很,就连平时总是能点燃全场气氛三分球今天也仅仅是投进了一个而已。

再一次输掉球后,上半场便以一个不堪入目的比分结束了。对于这个成绩,阿尔弗雷德能做到的只有微笑,充满抱歉。相对于气氛沉重的这边,球场的另一边反倒是因为这有巨大落差的比分而猖狂起来。“嘿阿尔弗雷德今天怎么怂了?!瞧瞧你比俺们少多少分呐?”“哦得了吧安东尼,这场主力可是本大爷啊果然本大爷是世界上最强最帅的kesesese”“今天不就是那家伙没来看比赛么,小阿尔就不行……”

“嗷——!!”转眼间弗朗西斯便被迎面丢来的篮球给砸中,篮球掉在地上,慢悠悠地滚了回去。



The First Song——(歌手)言水

亚瑟·柯克兰其实很讨厌冬天。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一定喜欢夏季,只是往往到这种时候他总会习惯性门不出户地窝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凛冽的寒风卷夾着被吹得七零八落的冰雪不停敲打在他斜前方的窗户上,阵阵嘈杂的作响让他忍不住直接将厚实的被褥一股脑儿地蒙在头顶企图逃离一切。

他向来是这种会顽固死板躲避现实的性子,跟他怕冷的体质没有任何关系——虽然这两者对他而言都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他的确喜欢站在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中,抬着脑袋仰望自己呼出的热气被裹上一层晶莹剔透的白雾飘至上空,但这可不代表他会乐意站在外头去吹那来自不知道是哪个方向的冷冽寒风。



The First Sleep——(超级英雄)麦冬

每一个超级英雄身边似乎都会有一个跟班:美国队长有巴基,蝙蝠侠有罗宾,即使是看似无所不能的超人也养了一条超狗。

亚瑟.柯克兰知道自己从小到大没有展现出任何方面的过人能力,也缺乏某些凭着锻炼成为英雄的人那种远超常人的意志力。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想为人类的存亡做些什么的冲动。

人类的存亡这种话现在说可能过了一点,但是在十三年前这可算不上夸张的形容。毫无预兆的,那些“怪兽”就在世界各地出现了,它们似乎并没有智力,也无法与人类沟通,更糟糕的是,它们是以人类为食的。这些怪兽的出现引起了人类巨大的恐慌,它们对人类的科技武器的免疫使很多信徒坚信这是生命给予太过自大的人类的惩罚,人类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乖乖等待灭亡,成为这些“神使”的养料。


艾特参本人员

文手及画手:

 @深夜物种阿呆  @InFoster @٩白喵۶  @气死白喵总大队队员①—yoo  @冬鱼_好懒最近难产  @黑喵  @微笑的朝陽  @遍地是麦冬  @云墨冰   @-Mujina- @杉酒咔嚓咔嚓(´・・`)  @世界第一帅的帅央子6ω6☆  @苏☆达  @麦斯  @水灵莹之星  @-Rinko-  @雨萣 

主催: @Elina_这人帅极了 排版: @塵汐♪ 副催: @InFoster 

封面: @英sir阁楼上的工口画家 


【黑桃國祕聞錄】2015.10.18
✦精簡版
✦KQ

I、 黑桃國史上最年輕的King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妻奴。

II、 帥氣沉穩的King也有癡漢的一面,但僅限於對象是Queen時。

III、 撒嬌時的King像極了某種無辜的大型金毛犬。

IV、 據說King是Queen粉絲後援會的創始人,為此增加了一筆不小的開銷,還欠了騎士大人一屁股債。

V、 雖然說為了Queen開心能做任何事,但有時候就是會忍不住想欺負對方呢。

VI、 King和Queen的寢室是分開的,兩人各養了一隻糰子——有著粗粗的眉毛,戴著圓頂禮帽的小紳士;過於活潑、愛吃漢堡,戴著眼鏡,顯眼的金色呆毛,神似某人的米糰。儘管米糰每次都在欺負英糰惹亞瑟生氣,阿爾弗雷德卻在心中暗自叫好,因為他可以藉著去找米糰的名義鑽進亞瑟的臥房。

VII、 一向以紳士自持的Queen非常喜歡小孩子(尤其是小時候的King),但本人強調自己絕不是戀童癖。

VIII、 小小的阿爾弗雷德曾為了不知要叫亞瑟哥哥還是媽咪而糾結過。

IX、 Queen的笑容就和他的廚藝一樣致命。

X、 「無論大鐘選擇了誰,我心中Queen的唯一人選只有你。」

黑桃國的國民們似乎已經習慣三不五時被自家國王皇后秀恩愛閃瞎狗眼了。


後記:
剛考完試……考前腦洞很多現在……又難產了啦。(淚)


R…15?(你騙鬼吧)慎入





占tag,箭頭後方代表裏標題,括號內是特殊屬性。
一時興起想出的題目,慢慢填QAQ。
我覺得自己走入了不歸路,現在回想自己還挺糟糕的。(眼神亂瞟

✦學園paro

✦男體、女體出沒

✦可能OOC

✦米→英(但其實是雙箭頭?)

  題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速食餐飲店內,金髮男孩和女孩坐在靠窗的白色餐椅上,桌上擺放著熱騰騰的五份大薯、雙層盎司牛肉堡、牛肉培根堡堆滿了餐盤,大杯可樂,從透明的落地窗往外看去,還可以看見人來人往的街道,遮蔽視野與天空的高樓大廈,以及熟悉的紅底黃字招牌,上面掛著一個大大的、炫目的「M」字。

  阿爾弗雷德‧F‧瓊斯正拿著漢堡大快朵頤,他早餐什麼都沒吃,現在餓的狠了,吃沒吃相,要是被某位嚴謹注重禮節的學生會長看見,肯定會被訓一頓。他嘴裡嚼著麵包,另一隻手撈過餐點旁的可樂就開始喝,眼角還不停的瞄著對面的人,金髮女孩劉海的兩側都別著白金色的星星髮夾,及肩鬈髮,和阿爾弗雷德有幾分相似的五官,同樣湛藍如晴空的藍眸如今半垂著,手中的湯匙不斷攪拌著那杯無辜地金黃色濃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也不開口,就那麼耗著。

  今天本來是假日,他在學校附近和艾米麗‧瓊斯——對,就是他姊姊,親的——共同住在一間爸媽留下的公寓裡,但顯然比起跟自己弟弟住在這兒,瓊斯家的女兒更有自己的看法,她自個兒搬到了學校宿舍,因為每日繁忙的活動讓她無暇家裡學校跑來跑去,於是阿爾弗雷德自己霸佔了公寓的整個空間,自那以後,他便很少有機會和自己姊姊像這樣面對面的坐在快餐店裡吃飯了。

 

  「(吸——吸——)」

  「唉,阿爾。」

  「幹嘛(吸——),突然叫我出來——」

  「我有喜歡的人了。」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艾米麗的椅子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一公尺。

 

  「噗——」

  一口剛吸上來還沒吞下去的可樂就這樣直直的噴出來,灑了滿桌子,艾米麗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看到眼前一灘液體時還是挑了挑眉:「噁不噁心啊你,我只是說了句有喜歡的人了,反應那麼大幹嘛?」

  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趁他喝飲料的時候,不要以為我沒看到你往後退了一大步,都撞到別桌的椅子了!

 

  「咳咳咳、咳嗯,我、咳,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妳……」

  哦,天哪,那個參加了啦啦隊和田徑社還擅長女子棒球、女子籃球的艾米麗‧瓊斯,被男生告白一律拒絕的原因不正是那繁忙的社團活動?如果不是學校規定體育社團一人最多只能參加兩項,或許他這個姊姊會忙到連吃飯時間都沒有,不過就算如此,艾米麗仍常常被找去當代打,一心栽入社團的女孩完全不想來一場甜甜蜜蜜的戀愛。

 

  「幹嘛和Hero說這個……」

  看到阿爾弗雷德極力掩蓋的神色,艾米麗撇了撇嘴說:「當然是因為你不會四處亂碎嘴啊,而且——」

 

  「你自己不也和學生會長走得很近嗎?」

  剛碰上漢堡就被這句話嚇的手滑了一下,眼睜睜的看著光鮮亮麗的外衣剛被剝去,令人垂涎欲滴的漢堡掉到地上,阿爾弗雷德傻眼了。

  「……What?」

  「別跟我說你沒發現喔,可愛的學妹都告訴我了,旁人都在傳,說你們兩個簡直就像一對甜蜜的情侶一樣——」

  「……F.u.c.k。我跟亞瑟只是朋友好嗎?那些人是眼瞎了嗎?」

  艾米麗聳了聳肩,她注意到自家弟弟泛紅的耳根,只是沒有點破:「我哪知道啊,你們經常混在一起,你上次不是還幫他拿公文嗎?」

  「那是他身體太弱沒力,我怕他被那一大疊公文壓死才——等等,你從哪聽說的?」

  「女孩子自有一套的情報網啦。」

  「噢,總覺得你在故意氣我。」

  「好吧,那些都不是重點。」艾米麗的笑容讓他心裡發毛,直覺不是什麼好話。

  「我想拜託你,不管你跟你的會長到底是什麼關係,都只有他可以幫我了。我想追她,可是那個頑固的英/國人……」

  「你說『她(She)』?」

  「對啊,你不知道羅莎有多可愛!之前園遊會時穿的那身女僕裝簡直——」

  「靠!」阿爾弗雷德看著第二個香消玉殞的漢堡,「羅莎是亞瑟的親妹妹!」

  「簡直讓人想把其他同樣看到羅莎女僕裝的傢伙的眼睛挖掉。」艾米麗眨了眨眼,「那又怎樣,我喜歡她啊,愛是不分性別的,想要她就要自己去追求她嘛,像你這樣拖拖拉拉的真不知道要幾歲才會追到男朋友……老婆。」

  「嘿!Hero喜歡的是女孩子!」

  「但我看你身邊也沒有女朋友。」

  「只是沒找到合適的!」

  艾米麗翻了個白眼,小小的哼了一聲,阿爾弗雷德沒察覺:「好啦好啦,世界的Hero先生忙得無法交女朋友所以整天和男性友人廝混——快點幫我求會長大人,讓我有更多的機會和羅莎相處!不然我就詛咒你一輩子不舉。」

  「有你這麼求人的嗎——」

 

  *

 

  阿爾弗雷德站在學生會辦公室門外。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敲了敲門,「進來。」他親愛的會長大人果然在裡面,也不知道有沒有吃午餐……

 

  「阿爾?」

  坐在辦公桌前的金髮男孩挑起了粗粗的眉毛,公文旁放著一杯已經涼掉的紅茶,亞瑟‧柯克蘭穿著最標準的學生制服,因為夏天燥熱的天氣難的沒穿針織背心,白色襯衫領口的扣子解了一顆,領帶也沒像平時一樣整齊。

  碧綠的眸子訝異的看了一眼對方,右手下意識的拿起了茶杯,在抿了一口沒什麼熱度的茶後皺了皺眉,阿爾弗雷德看到亞瑟偷偷的吐舌,紅潤的小舌襯的本就少接觸陽光的肌膚更顯白皙,如此孩子氣的動作發生在嚴肅的學生會長身上,有一種特別的反差,好可愛——等等,Hero我剛剛在想什麼?

 

  亞瑟的臉上有幾分疲憊,他揉了揉太陽穴,「所以……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啊、喔、嗯……」

  阿爾弗雷德正在想要怎麼開口,追求別人的妹妹這種事……嗯,這真是個好問題,亞瑟不會是個妹控吧?

 

  「如果你想像個傻子一樣呆站在那的話,請自便,我先睡一下……」

  亞瑟伸了個懶腰,身旁沒其他人,他也不需要在睏倦的情況下保持禮儀,喔,是的,這位會長大人的前身還是個原不良,阿爾弗雷德怎麼會產生他很可愛的幻覺?

  「嘿,你到底幾點來學校的啊?」

  「哈……七點吧,或者更早……」

  「又沒吃午餐了吧。」注意,這是肯定句。

  「關你什麼事……」

  「真是不會注意自己的健康啊,要Hero幫你買份午餐嗎?」

  「你好意思說我?就憑你那三餐不健康的……唔、別吵我、讓我睡會兒……」

  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對某家速食餐飲很有意見,英/國人嘛。不過他沒說的是,亞瑟自己做出的食物才叫做生化武器,跟他相比自己好歹還有正常的味覺。

  他拉過一旁的椅子,趴在桌上看著亞瑟的睡顏,和平常一板一眼的嚴肅面容不同,睡著後的對方神情平和,呼吸綿長,薄唇微張,似乎在囈語些什麼,襯的那張娃娃臉更加可愛了。

  可愛?!不不不,自己大概是被艾米麗影響,才會有這些不正常的想法吧,沒錯,他跟亞瑟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來著。

  只是他刻意無視了一點,哪有人會盯著「普通朋友」的睡臉還笑的傻嘻嘻的。

TBC
 (這裡是開了好多坑但是都還沒填完的……流鴒)

暑假已經過了一半,意識到不能再混下去的我……剩下一個月都會在複習與預習的書本中打滾吧。所以文力down再down(有up過嗎)

不會坑的,只是依我緩慢的步伐前進,呵呵。

極短篇

因為這幾天老是下雨所開的腦洞。

  【Rainy】

 

  阿爾弗雷德雙手環抱著胸口,鬱悶的聽著嘩啦嘩啦的雨聲。

  他站在公車站的窗蓬下,衣服全被雨淋濕了,就像個落湯雞。金色的呆毛無精打采的聳拉下來,鏡面上還沾著不少水珠,他冷的想發抖,衣服貼在身上的感覺著實不好受。

  喔,他討厭雨天。

  再補充一句,尤其是下個不停的雨天,比如說倫/敦的雨天。

   阿爾弗雷德沒有隨身攜帶雨傘的習慣,可惜的是,在英/國,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包裡絕對要多個放傘的空間,雨天可沒人想在室外待著,他只好一個人枯坐著浪費美好的光陰,煩躁的滑著手機螢幕,等著某個英/國人開車來接他。

   看那陰沉的、模糊的景色,黑壓壓的布幕蓋住了蔚藍的天空,天色晦暗,僅留下一旁路燈微弱的光線,在雨中浮載浮沉。

   阿爾弗雷德無聊的玩著手機遊戲,一邊隨著雨聲敲著節拍。

 

  『滴滴答答』

  亞瑟怎麼還沒來。

 

  『滴滴答答』

  對了,雨天的交通特別容易堵塞嘛,那傢伙一定是被塞在半路上了。

 

  『滴滴答答』

  來人啊,他快被這惱人的聲音給吞噬了!

   亞瑟到底是怎麼忍受這見鬼的天氣的!?

   阿爾弗雷德抹去了眼鏡上的水珠,整個人癱在椅子上。此刻,他是如此的想念美/國的陽光,如果不是因為亞瑟,打死他都不會來到「雨/都」。

 

  『滴滴答答』

  噢,煩,雨勢完全沒有減弱的樣子。

 

  阿爾弗雷德忍不下去了,他的手指滑向十分鐘前才撥過的那個電話號碼,等他一接通,便急匆匆的問:「亞瑟,你到了嗎?」

  「喂、喂?」雨聲使他聽不清楚對方的聲音,他將音量調到最大,卻只聽到「嘟——嘟——嘟——」的聲音,被雨聲埋沒。

 

  「Shit!」阿爾弗雷德想摔手機。

 

  「嘿,冷靜點,在大庭廣眾之下別說這麼低俗的髒話。」一把雨傘撐在阿爾弗雷德面前,對方帶著一抹微笑說:「會把這雨天給染髒的。」語畢,他向阿爾弗雷德伸出手。

 

  「老天,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度過這漫長的雨天的。」

  阿爾弗雷德握住對方的手,對方的指尖有些冰涼,寬大的傘幾乎將那人的身影給遮蓋。

 

  「亞瑟……」

  「我的天啊,你是不會去附近的店裡買傘嗎?你全身都濕透了!不要黏上來!」

  「可是不靠近你的話就會被雨淋到了啊。」

  才怪,這傘可大了。

  「我車停在馬路對面……混仗別踩水灘——」

  「哈哈哈亞瑟你的衣服也濕了——」

 

  『滴滴答答』

  雨水侵蝕了兩人逐漸遠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