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松/おそチョロ】巧克力?2016.2.14

※虐狗節快樂

「チョロ松,今天是什麼日子?」

「今天?」

チョロ松窩在沙發上,身體趴伏在一本雜誌上,眼神專注地盯著上頭的圖片,心不在焉的回應長男的話。

「今天是喵醬的寫真集發售日!不對,我早就預訂好了……嗯,好像不是這個?」

「真是的……你心裡果然還是忘不了她嗎?麗花和我誰比較重要?」

「麗花是誰啊?你能不能不用怨婦的口吻說話?」

「親愛的你根本就不愛我吧?」

「都說了不要用這種口氣說話……」

 

おそ松隨手把漫畫拋到牆邊,翻了個身,撐著下巴打呵欠,臉上露出了無生趣的表情,一邊嘴上抱怨道:「今天是虐狗節啊渾蛋!」

 

「哦,所以呢?」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吧!」

 

チョロ松面上不動聲色地繼續翻著雜誌,聽著對方語氣有愈趨激動的傾向,連忙撇清立場:「別想叫我陪你去獵殺情侶。這個聖誕節就搞過一次了吧,多沒新意。」

「我只想搞你。」

「別鬧,今天不想出門……你剛才說什麼?」

「哈……チョロ松是笨蛋。」

 

「我都還沒說你莫名其妙呢……」

看著おそ松遠去的背影,チョロ松翻了個白眼。

 

不過……情人節嗎?

這種從過往到現在一直與他們無緣的日子,チョロ松一直下意識地將之排出腦外。畢竟這只是商人從中撈利的節日,他可不想當情侶虐狗的材料。和他沒什麼關係,照樣吃飽睡飽混吃等死的一天而已。

 

若說今年有什麼變化的話,大概就是他和おそ松之間微妙的關係吧?

 

沒有準備巧克力……也不想出門。

おそ松的行為舉止真是和討糖吃的小孩沒什麼兩樣,都一樣孩子氣,長不大的傢伙……

 

但是,還是會有所期待吧?

 

チョロ松走向廚房,他記得冰箱裡好像還有トド松昨晚買回的義理巧克力。雖然他不明白トド松為何要準備這個……這不是女孩子送給平日照顧自己的男性的巧克力嗎?

 

「おそ松——」

人跑哪去啦?

 

チョロ松轉下樓梯,在客廳門外看見了裡面孤單的人影,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拿著媽媽準備的點心啃,想著今天是什麼日子,配上這情景還真夠淒涼的。

 

「哦,你終於想起今天該做什麼了嗎?」

這口氣真令人火大。チョロ松想著。

「我又沒手機,家裡的日曆在昨天被你們撕了,誰會沒事記住情人節啊?」

「今年不一樣啊,你戀人我可是很期待的。」

那是誰把日曆紙撕了的?

「喏,拿去。」

チョロ松把經過白色包裝紙精美包裹的巧克力拋過去,上頭還綁了一個很漂亮的紅色蝴蝶結。

「欸?就這樣?」

「什麼叫就這樣?」

「不是自己親自準備的就算了,連餵食的服務都沒有嗎?」

チョロ松有點後悔自己為何要把巧克力拋過去,而不是砸在自家長男的臉上。

「真夠麻煩的。」

チョロ松伸手接過,拆開繁複的包裝紙,毫不憐香惜玉的樣子。他隨便撥下一塊巧克力,湊近おそ松的嘴邊。

 

「啊——嘴巴張開呀。」

「不是這樣啦,要嘴對嘴的餵,像這樣——」

チョロ松還來不及反應,手中的巧克力就被おそ松搶走。おそ松嘴裡叼著巧克力,往前一撲,整個身體壓在チョロ松身上。

神似的臉龐無限放大,おそ松的胸脯緊密貼著他驅使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融化的巧克力碰觸到溫熱的唇瓣,他下意識地張嘴,苦澀的滋味隨即度入口腔。

「唔!」好苦!

這是純黑巧克力啊!トッテイ到底是什麼意思!

 

柔軟的唇安慰似的貼近他,靈巧的舌頭趁其不備時鑽入口中,チョロ松瞪大眼睛,おそ松的雙眼凝視著他,帶著一絲熟悉的狡黠,還有陌生的情愫。他閉上眼,感覺自己的領地被肆意侵犯,那條濕軟的小舌橫掃過他的上顎、齒根,帶來一種酥癢。舌尖纏繞住自己的,舔過舌根,只覺得おそ松的氣息快要滿溢出口腔。

不能呼吸了……津液延著下巴滑落,苦澀的黑巧克力味已經被沖刷了一遍,喉間吞嚥的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おそ松的口水……

 

「嗚嗚……」可惡,明明是處男為什麼吻技比我強?

 

「呼哈……」

チョロ松感覺到禁錮在自己後腦勺的手臂移開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見罪魁禍首的臉上掛著一抹燦爛到刺眼的痞笑。

「要記的換氣啊櫻桃松,再來一次嗎?」

「……滾開。」

チョロ松回過神時,發現おそ松的身體都插入他的兩腿間了。衣擺掀起了一角,一隻爪子伸入衣內,摸向他的胸口。他一臉不耐的推開おそ松那張礙眼的臉,耳根燒得通紅。

 

「其實我本來還期望チョロ松能脫下衣服,全身淋上巧克力,在床上等我之類的……」

「……做你的白日夢去。」
我們家好像沒有床吧?

Fin
後記:

沒什麼營養的情人節快樂!

我想看大哥性騷擾choro就很快樂了,被閃的好爽(一臉懵逼

真想燉肉(。)

明天開學哈哈哈,等我有機會再更文吧。要去趕作業了。

评论(2)
热度(79)
  1. 華觴千盞流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