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

※國設

※在正式場合以國名稱呼,私下以人類名稱呼

Why  is  my  heart  the  same  as  a human?

身為國家能存活的時間很長很長……
這是第幾次說再見了?
人類的出生到死亡,不過是個很短的瞬間。
如果國家腦海中的記憶不會定時刪去的話,
總有一天會支撐不住崩潰的吧?
因為這具軀體同時具有人類的心和思維。

 

 

喬治王子今年兩歲了。

 

回想他剛出生時,還是個軟糯的白糰子,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底充滿了對新世界的好奇,水汪汪的眼配上無辜的表情讓人的心都融化了。

劍橋公爵夫人把孩子交給他抱時,亞瑟難得手忙腳亂了一回。當他抱著懷中柔軟的新生命時,很難想像世界上會有比他更脆弱的生物了。

 

……不過,畢竟不是第一次抱小孩了。這種事情一旦經驗多了,很快就能上手。

等等,第一次?第一次是什麼時候來著……

 

 

「英/國……」

從會議廳走出來時,英/國還處於恍神的狀態。

這很不尋常,要知道,平常的他雖然對這場註定無果的會議興致缺缺,但基於對工作的自我要求,他還是會強打起勁面對過於精力旺盛的美/國和其他國家。

 

是不是有點累了?

 

「英/國!」

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英/國環著雙手站在窗前,本來空白的腦海被這麼一嚇,頓時清醒許多。他瞪著祖母綠色的眸子,把那隻手打開,看著身後那人,撇撇嘴:「什麼嘛,是你啊。」

 

美/國手中拿著一杯特大號奶昔,一臉奇怪的盯著他的臉看,「大叔你該不會有癡呆傾向了吧?我都叫你好幾聲了耶。」

「……咦?有嗎?」

「又被自己做的司康荼毒了嗎?」

「最近沒時間做。」

 

美/國那麼大的嗓音,照理說隔了一條走廊都聽得一清二楚,短短幾公尺的距離他怎麼可能沒聽見?

難道真的太累了?

上一次休假是什麼時候……

 

「去你家嗎?」

「啊,什麼?」

美/國一臉受不了他的模樣,一口氣吸光了奶昔,把垃圾丟向一旁的垃圾桶,瞬間擊出一個凹坑,「我說我想去你家。」

「不行。」

「為什麼啊?」

「哥哥們在家。」

「那去你的私人公寓?」

「……你想幹什麼?」

 

美/國突然湊近他的耳邊,溫熱的吐息曖昧的擦過耳廓,留下一連串的顫慄,英/國閉上眼,感受到耳垂被含進口中,濕熱的舌尖舔舐劃下水痕,輕吻身體的敏感帶,等到他從斷續的快感回神時,自己已經被擁入了一個懷抱,那名大男孩撒嬌似的舔了舔他的唇瓣,被毫不留情的推開。

 

「走開,你是狗啊?」

「我想幹你。」

 

……

英/國覺得自己的教育可能、真的出了什麼問題。

 

「美/國,這裡是會議廳外……」

「所以我說去你家啊,不行嗎?難道你不想做?我們已經快兩個月沒幹上一砲了耶,就算更年期到也會有生理需求吧,你又不是性冷感。」

「停——」

英/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美/國的說話方式就像砲台一樣喋喋不休,讓他覺得腦中的某條神經不停抽搐。

雖然被形容為性冷感也沒什麼關係……但是隨著美/國每說一句話,環繞腰間的手臂便逐漸收緊,已經到了吃痛的程度了。

 

「嗯?」

「……去你家吧。」

 

 

『Arthur! 』

亞瑟在昏暗中聽見有誰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待他的視野逐漸清晰時,看見的就是一名身著小禮服的少女,頭戴紗質禮帽,髮間插著一朵玫瑰,捲翹的金色鬈髮,雪白肌膚……唯有臉龐模糊不清。

 

『Arthur! I love you!』

畫面就像素質低劣的電影,從全彩褪色為黑白,時間是被人惡意快轉的錄影帶,年輕的少女在一夕之間化為成熟有禮的中年婦人,不變的是頭上的禮帽,鬈髮經過一番細心整理後也不在亂翹,那張臉經過光陰的雕琢,逐漸刻上無法抹滅的細紋。

 

『I think of you as family.』

時間還在快轉……慢點,再慢點啊……

 

直到靄靄白雪從空中灑落,覆蓋在一雙枯朽、佈滿皺紋的手上。

『I love you,my dear.』

『So don’t cry.』

『My cute,beloved.』

『We are England.』

『For me to live my short,life with you,I can not express my happiness.』

『I’m glad I was born in this country……』

『And I pray that this world will bring you joy after I pass away……』

 

「——!」

亞瑟猛地從床上坐起。

腦海中迴盪著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應該是一名女性。

那名穿著綠色披風,跪在墳墓前哭泣的少年是誰呢?

 

「噢……怎麼啦,亞瑟?」

阿爾弗雷德赤裸著上身躺在他的身邊,少了德克薩斯之後看起來更稚嫩了點,他揉了揉眼睛,看著身旁年長的國家低下頭,棉被掀開了一點,冷空氣灌了進來讓人不禁倒抽一口氣。

「沒事……」只是好像忘記了什麼。

「嗯,那睡覺吧。」

Fin

後記:

聽說英國男性有睡覺不抱老婆而是熱水瓶的……但是對外地女性卻……(從某本書上看的)

難怪喝過酒後發酒瘋特別厲害x

這篇來源一篇短漫

曾經跟同學討論過,身為國家,腦海中的記憶應該會定時刪去,只記住一些重要的大事,不然一次次看著心愛的人死去,擁有人類情感的他們不可能受的了吧。

和大衛那篇是同樣的意思,活得愈久的國家經歷的也愈多……(心疼)

是哪一位君主請自行想像吧

寫渣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