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白喵۶:






印量调查:

戳我


防缩图文字版:


参本文手及画手

The First Hug 阿呆(伊多)

The First Escape Marriage 白喵(yoo)

The First Scone Dinner 冬鱼(yoo)

The First Breakup 黑喵(笑阳)

The First Sleep 麦冬(云墨冰)

The First Dream 木乃伊(木乃伊)

The First Impression 杉酒(未央)

The First Cupcake 苏达(麦斯)

The First Song 言水(麟子)

The First Interplanetary Journey 雨萣(20喵)



Staff

主催 Elina

排版 塵汐/弦芏

副催 伊多

封面 阿鬼/蜃楼

明信片 Came



本子规格

字数:60000↑↓

规格:A5(148mm*210mm)

页数:104page↑↓

定价:35RMB(暂定)

印刷纸张:封面.铜版纸

插图:铜版纸

内页:道林纸



*此本子所有结局为HE*



文风预览

The first death(异色)——苏达

奥利弗忘了他是什么时候遇见艾伦的了,几十年前,或是更早。

也许答案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给他了。他暗自想着。

奥利弗握紧手中的围巾,他贫弱的身躯可抵挡不住这凛冽的寒风。真是该死,要是知道这天气这么要命,他一定会选择待在自己的家里,或许会喝上一杯红茶,配上他喜欢的小甜点,沉浸在他的世界里,远离外界的喧哗。他觉得那和自己没有关系,也许即使是自由女神像倒下了他也不会离开他的世界。

The First Blossom(精神病人)——木乃伊

为了我这种慷慨的奉献,我相信凡是生得一副好胡子、长得一张好脸蛋或有着一口好气息的诸君,当我屈膝致敬的时候,都会向我道别。

他呆滞地坐在门边的折椅上。

正对着门的窗开着,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浅蓝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来,看起来有些模糊。

窗台上放了几罐干涸的颜料,调色刀和画笔洒在地上,已经积了一层很厚的灰尘。

床上是团在一起的被子和衣服,搭在床沿上的衬衫看起来皱巴巴的,裤子的一个裤腿垂在地上。

床头柜上放着几个大大小小的药瓶,盖子没有扭紧,坐式的电话上盖着一块黑色的布。


The First Breakup——(普设)黑喵

“我们分手吧。”

稀稀拉拉的圆形光斑落在他的背上,一阵风来带起周围断断续续的窸窣声,除了视线中央的那个背影以外其他的东西都很模糊,但隐隐约约能感觉到是树林间。他穿着一件质地柔软的条纹衫,衣角处有一截线头在微风中晃动。疏落的光斑照在他领子以上露出的小麦色肌肤上,还照在他脑后短短的金色头发上,一切颜色都变的更加炫目,让人睁不开眼。

他没有回头的意思,只是执拗的背对着亚瑟静静站着,好像是在看前方的风景。亚瑟细细的看过他背影的每一个细节,每一缕发丝在风中的摇摆的轨迹,条纹衬衫的花纹和那根线头的长度,他的牛仔裤上被溅到的几点泥泞,他那么喜欢的那双球鞋也沾上的泥土的颜色。描摹的太用力,直到亚瑟的眼眶干涩,被绚烂的光晕弄的头晕目眩。一种要被从身体里面掏空的的失落感。
然后他醒过来,睁开沉重的眼皮,雪白的天花板上有一颗扎眼的黑色污点。亚瑟侧头看了看身旁还没醒来的人,金色的头发看起来像灿烂的阳光。

这是亚瑟·柯克兰第二十二次在梦里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说分手。



The First Escape Marriage——(黑桃)白喵

当阿尔弗雷德听到他的皇后在婚礼前六天逃婚了的消息时,十九岁的小伙子也只是扬起一个标识性的、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安抚前来汇报的小士兵说:“嗯嗯,不用担心,亚瑟一定会回来的,因为我是HERO嘛。”冷静沉着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但实际上,要是真的完全不为之所动,那也就不是阿尔弗雷德了。瞅了眼国王鼻尖细小的汗珠以及他手中被捏出扭曲弧度的钢笔,王耀无声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谁都知道黑桃国的国王与皇后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夫妻关系,就像除了另一位当事人之外谁都知道阿尔弗雷德陛下已经连续为他与亚瑟的婚礼秘密策划了整整六个月一样。


The first hug——(大学生x小说家)阿呆

大一这一年在聒噪的蝉鸣和校长的演讲里宣告结束,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独立生活开启了新的篇章。

半个月前我就拒绝了表姐艾米丽的夏威夷之旅和表哥马修的回国机票,准备在附近找一间房子合租。而愿意接纳一名热情开朗的帅气大学生的房主很快就出现了。

也有可能是中介人没有很大必要的形容词招来了不怀好意的房东。

称职高效的中介人告诉我房主是叫亚瑟·柯克兰的男性,有正规工作的23岁的年轻人。他的要求与其他房主相比来说很少:不邋遢不吵闹,私生活健康,以及……拒绝恐同的室友。



The First Interplanetary Journey(国设)——雨萣

英国皱着他那对像麻绳一样粗的眉毛,第三次不耐烦的望向了自己的手表,同时开始腹诽美国硬要亲自来接机的决定。原本的期待心情因为对方的迟到已经减去了一半。

……搞什么啊,这死小鬼。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这个样子,真是想念当年天天不厌其烦的跑来码头等自己的那个小天使。

说起来,这场面真是眼熟的很。好像十年前那次旅行也是这样,自己拿着笨重的行李箱一次又一次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望向机场入口,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期待美国能像个英雄一样突然降临——虽然是在已经迟到了的前提下。在那之后——


the first line of sight——(社长息子)杉酒

24岁的亚瑟刚刚从父亲那里继承出版社,那时高层腐败之风盛行,高层们通过书店等附加下属产业做假账,靠书店洗干净公司的财产然后转手揣进自己的腰包。

他没有自己的团队,甚至可以说全公司的人都不信任他能管理好庞大的出版社,在这种情景下,贸然对顽固的腐败现象进行攻击简直是以卵击石。他在纽约昂贵的曼哈顿下城区几乎已经走投无路。

枫叶渐渐泛起了鲜血似的红色,女歌手活力满满的声线在秋冬交季冰凉而寒冷的空气里一首一首的循环播放,亚瑟怀揣着一纸被拒绝的提案在河堤附近眺望着河的那端。


The First Scone Dinner——(学院)冬鱼

阿尔弗雷德现在心烦的很,就连平时总是能点燃全场气氛三分球今天也仅仅是投进了一个而已。

再一次输掉球后,上半场便以一个不堪入目的比分结束了。对于这个成绩,阿尔弗雷德能做到的只有微笑,充满抱歉。相对于气氛沉重的这边,球场的另一边反倒是因为这有巨大落差的比分而猖狂起来。“嘿阿尔弗雷德今天怎么怂了?!瞧瞧你比俺们少多少分呐?”“哦得了吧安东尼,这场主力可是本大爷啊果然本大爷是世界上最强最帅的kesesese”“今天不就是那家伙没来看比赛么,小阿尔就不行……”

“嗷——!!”转眼间弗朗西斯便被迎面丢来的篮球给砸中,篮球掉在地上,慢悠悠地滚了回去。



The First Song——(歌手)言水

亚瑟·柯克兰其实很讨厌冬天。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一定喜欢夏季,只是往往到这种时候他总会习惯性门不出户地窝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凛冽的寒风卷夾着被吹得七零八落的冰雪不停敲打在他斜前方的窗户上,阵阵嘈杂的作响让他忍不住直接将厚实的被褥一股脑儿地蒙在头顶企图逃离一切。

他向来是这种会顽固死板躲避现实的性子,跟他怕冷的体质没有任何关系——虽然这两者对他而言都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他的确喜欢站在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中,抬着脑袋仰望自己呼出的热气被裹上一层晶莹剔透的白雾飘至上空,但这可不代表他会乐意站在外头去吹那来自不知道是哪个方向的冷冽寒风。



The First Sleep——(超级英雄)麦冬

每一个超级英雄身边似乎都会有一个跟班:美国队长有巴基,蝙蝠侠有罗宾,即使是看似无所不能的超人也养了一条超狗。

亚瑟.柯克兰知道自己从小到大没有展现出任何方面的过人能力,也缺乏某些凭着锻炼成为英雄的人那种远超常人的意志力。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想为人类的存亡做些什么的冲动。

人类的存亡这种话现在说可能过了一点,但是在十三年前这可算不上夸张的形容。毫无预兆的,那些“怪兽”就在世界各地出现了,它们似乎并没有智力,也无法与人类沟通,更糟糕的是,它们是以人类为食的。这些怪兽的出现引起了人类巨大的恐慌,它们对人类的科技武器的免疫使很多信徒坚信这是生命给予太过自大的人类的惩罚,人类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乖乖等待灭亡,成为这些“神使”的养料。


艾特参本人员

文手及画手:

 @深夜物种阿呆  @InFoster @٩白喵۶  @气死白喵总大队队员①—yoo  @冬鱼_好懒最近难产  @黑喵  @微笑的朝陽  @遍地是麦冬  @云墨冰   @-Mujina- @杉酒咔嚓咔嚓(´・・`)  @世界第一帅的帅央子6ω6☆  @苏☆达  @麦斯  @水灵莹之星  @-Rinko-  @雨萣 

主催: @Elina_这人帅极了 排版: @塵汐♪ 副催: @InFoster 

封面: @英sir阁楼上的工口画家 


评论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