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usementPark】2015.10.25

01

  安東尼奧把氣球發送給身旁圍繞的孩子們,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雖然罩在沉悶厚重的布偶裝下,無人能看見。

  遊樂園一向是承載歡笑的場所。色彩鮮豔奪目的各項設施,最熱門的幾項都大排長龍,自空中響徹地驚叫聲激起人們莫名的興奮,主題餐廳附近聚集了一股人潮,然而布偶裝底下的安東尼奧早已汗流浹背了。

 

  這是從他惡友那介紹來的兼差,假日來打打零工罷了。工作內容也很簡單,穿上主題樂園吉祥物的布偶裝,將手上一束氣球送給孩子們,發完就行了,期間不時被家長們抓去拍照。儘管悶熱,安東尼奧還是熱衷於這份工作,每一個孩子都像從天而降的小天使,眼中閃爍著無法抹滅的光,他們天真的臉龐讓他的心靈受到了撫慰。

 

  不過今天有點不同。

  安東尼奧笨重地轉過身,一抹小巧的身影躲在自動販賣機後,或許對方自認為藏的很好,然而那根挺翹的呆毛出賣了他。

 

  大約十分鐘前,安東尼奧感覺到背後有一道灼熱的視線盯上了他,並且有人持續地跟蹤他。可能是因為沒有經驗,他好幾次假裝無意間地瞥過都讓對方慌亂不已,當他注意到跟蹤自己的是名約莫十歲的小男孩,並看清男孩的面貌時,他想起不久前在入口附近望見的畫面——兩名長相神似的男孩跟在一位年紀略大的男子旁邊,不同的是其中一人臉上帶著甜美的微笑牽著男子的手,另一人則是繃著張臉走在那兩人身後,與周遭和樂的景象格格不入。

  不管怎麼看都只是普通的一家三口來遊樂園玩罷了。現在男孩獨自一人,是走失了嗎?

 

02

  羅維諾看著眼前色彩繽紛的建築物,心情頗糟。

 

  不是每個小孩都嚮往置身於童話般的樂園,至少不包括他。難得爺爺有空,要帶他們出去玩,他和弟弟卻起了爭執。費里西安諾說他朋友的哥哥在遊樂園打工,於是他想去那裡順便找朋友玩,羅維諾卻想去番茄村。

  最後爺爺選擇了他的弟弟,儘管對方好言安撫,羅維諾還是感覺到爺爺的偏心。

 

  現在他盯著費里最喜歡的那隻吉祥物,心裡不屑地想,臉像大餅一樣圓,鼻子和番茄一樣大,這種傢伙哪裡可愛了?唔,耳朵看起來毛絨絨的,淋雨的話就會像喪家犬一樣聳了,被那雙大手抱著應該會很舒服……可惡,臉上掛著的笑真是蠢死了。

  當他回神時,某吉祥物已經站在距離自己一公尺前,絨毛布偶的臉放大數倍,黑幽幽的大眼凝視自己,害他當場愣住。

  直到對方開口。

  「小弟弟,你迷路了嗎?」

 

03

  彷彿無意間啟動了某項開關,安東尼奧發現男孩有一雙很漂亮的琥珀色大眼,現在那雙眸子飽含了某種情緒……像是想將眼前的布偶裝撕裂,把裡面的棉花像內臟一樣抽出來踩扁……不對,這是什麼比喻?怎麼能用來形容一個可愛的男孩……

 

  「你他媽哪隻眼睛看到老子迷路啊!」

  羅維諾氣急敗壞地瞪著眼前的吉祥物,他只是看到費里那個笨蛋的笑容心裡就不爽,為了不攪亂爺爺的好心情而暫時去冷靜自己,才不是不小心走丟!

  「不然你是想要氣球嗎?」

  羅維諾不能明白話題是怎麼跳躍的,他看著那隻會說話的吉祥物,手上只剩下一個氣球了,而且是番茄造型。

  安東尼奧有些頭疼的看著嘴巴撅地高高的男孩,無奈地用布偶的絨毛爪子揉了揉男孩的頭,「俺……我帶你去找你的家人吧!」

 

  「不要!我才不回去!我、我是說,我現在還不想回去。」

  「但是你的家人會擔心呀,小孩子一個人很危險……」

  「他們才不會擔心呢!」說不定根本沒人發現我不見了,羅維諾心想著,愈覺得自己很可悲,晶亮的大眼睛溢滿了難過的情緒,感覺下一秒就會有淚水湧出,安東尼奧沉痛的發現,他心軟了。

 

  「我帶你四處晃晃吧,順便在路上找找你的家人……別哭了啦,這樣很像是我在欺負你耶。」

 

04

  安東尼奧帶著羅維諾走向小孩子比較喜歡的室內遊樂區,路上被人用相機拍了好多次,他身旁的棕髮男孩自始至終都揪緊他的布偶爪子。

  他們去玩了旋轉木馬——當然是他看著羅維諾玩的,笨重的布偶裝讓他不方便活動,工作做完,早就可以下班了,他卻不知為何無法丟下男孩不管。

  然後是旋轉咖啡杯、海盜船、小火車,羅維諾一向對這些設施嗤之以鼻,但他卻不可否認有人陪伴的感覺真的很好,就算只是遠遠看著。

  為了解決中餐,他們又去了充滿攤販的街道上,安東尼奧詢問羅維諾想吃些什麼,他自己也有點餓了。

 

  「義大利麵,番茄要多一點。」

  原來對方也喜歡番茄啊。安東尼奧想,他們有了共同的喜好,他從小就對這甜美的果實著迷,沒辦法,他家就專門種這個的。

 

  「一份義大利麵,番茄多點……」

  安東尼奧對著他的同事點餐——事實上,那個人是他的惡友之一,金髮男人一臉了然的對他吹了聲口哨,顯然是認出他了。他先讓羅維諾幫忙占個位置,然後乖乖地站在取餐口。

  「Oh làlà,哥哥我果然沒看錯你,東尼兒你這是打算犯罪啦?」

  法國人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讓他摸不著頭緒,「犯啥罪?」

  「當然是誘拐孩童啦!我就知道總有一天你會出手的,我和基爾那傢伙打了個賭,賭你哪時候下手。」

  「我才沒那意思,他走丟了,我在陪他找家人……」

  「那幹嘛不直接廣播?」

  「他看起來心情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和家人起了紛爭,我只是想讓他高興些。」

  「哦?真的只有這樣?」

  「不然還能怎樣?」

  安東尼奧對他的朋友——弗朗西斯探究的目光感到莫名不悅,口氣不免衝了點,幸好隔著布偶裝對方看不到他的表情。

  然後他忘記自己現在的服裝根本不能端盤子,也不能吃東西,總不能在小孩面前把布偶裝脫下吧?弗朗西斯好心的幫他把餐點端到座位,他鬱悶的餓著肚子。

 

  「你不吃嗎?」拿著叉子把義大利麵吞下肚的羅維諾問。

  「不用,我不餓。」才怪。

 

05

  羅維諾和安東尼奧坐上了摩天輪——在身旁同事怪異的眼光下。他看著因為玩了一下午此時有些疲憊的男孩撐著下巴發呆,夕陽的光穿透玻璃,落下黑影。

  還是沒有找到對方的家人,也沒有人廣播尋找走失的男孩。

  安東尼奧感覺地到,男孩心底很難受,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他向前邁了一步,將羅維諾抱在懷裡。

 

  「羅維,我可以幫你廣播……」

  「誰准你這麼叫的?」

  「我覺得羅維叫起來比較可愛嘛,嗯,所以……」

  「不用廣播了,我想他們應該已經回去了吧。」

  一人一吉祥物坐在廣場的噴水池旁,羅維諾不停地用鞋尖踢著碎石,他的心情很差,爺爺跟費里兩人一定很開心吧,玩到都忘了他的存在。

 

  「你也覺得跟我在一起很無聊吧?」

  「才沒那回事,我覺得很開心啊。」

  「騙……」

  「這座噴水池據說在遊樂園蓋好前就存在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保留到現在。有個傳聞說,往水中扔下一個硬幣,就可以實現一個願望。」

 

  「羅維諾,你有什麼願望嗎?」

  願望?他希望爺爺不要總是偏心關愛費里西安諾,他希望自己的脾氣不要這麼差,他希望自己能有弟弟一般的天賦,希望自己也能被別人喜歡,希望有誰可以注意到他……

  剛開始的時候,他聽到那隻吉祥物開口是有些驚訝的,沒人告訴他布偶裝下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他看著對方被孩子們環繞,看著他送給自己的番茄氣球,留戀對方毛絨絨的手掌……

  其實他今天玩的很開心。

  甚至忘了和家人的不愉快,只把心思專注在玩樂上。

 

  「我……」

  「哥哥!」

  羅維諾呆呆的轉過頭,逆光下他看不清熊布偶的臉,費里西安諾的喊叫聲就在不遠處,此刻他卻覺得那聲音離自己很遠。安東尼奧笑了笑,「我的願望是,羅維諾可以和自己的家人相處融洽喔。」

 

  「哥哥!太好了,我們找了你好久,爺爺急地把遊樂園的每個角落都翻遍了,還坐了十二次摩天輪,只為了坐不同的包廂……」

  「為什麼不廣播啊混蛋……」

  「欸?咦?Ve……我、我們忘了還可以廣播……」

  「笨蛋——爺爺呢?」

  「在排隊準備坐第十三次的摩天輪——」

  等到羅維諾回過身時,吉祥物已經不在了。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還沒有問過對方的名字。

Fin.

後記:
 這篇主要是社團拿來交稿……主題是絨毛玩偶所以只好讓親分上了。
 臥槽因為投稿人太少要我充場面的下場就是妥妥地爆字數啦(淚)
 而且寫得頗渣,太久沒寫了QAQ
 一邊寫一邊問朋友親分看到羅維跟蹤他有什麼反應——怎麼都是誘拐他啦,我家親分還是很正直的(只是沒有開竅)戀童癖!(#
 等待某人的插圖產出ing(趴)
 對了破百fo了,沒想到我也有這麼一天,考慮要不要開放點文……可是坑還好多喔。(作死

评论(7)
热度(31)
  1. 噓。流鴒 转载了此文字
    我震驚於我的手機居然不能就直接這樣放圖 只好另開一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