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米英、親子分、微量極東)

 七夕賀文……很渣(太久沒寫都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今天才知道是七夕,短時間擼出來的產物,慎入qwq

-米英

 

『Oh, say can you see by the dawn's early light……』

背靠在柔軟沙發呼呼大睡的金髮男孩被自家手機鈴聲吵醒,腿上放著的遊戲手柄猛地摔在地上,一睜開眼便看見超大尺吋的螢幕上顯示著染上血紅的大字:『Game Over』,很顯然,他是在遊戲進行到一半時睡著的。

落地窗外的銀光反照在鏡片,遮住了阿爾弗雷德此刻瀰漫不悅情緒的藍眸,任誰睡到一半被打擾都不會有什麼好臉色,他迅速滑過屏幕上那抹綠。

「Hello?」搞什麼啊現在是半夜耶,世界的英雄也是需要休息的好嗎。

「——嘿嘿嘿、哼、呵呵。」

手機的另一端傳來奇怪的悶笑聲,阿爾弗雷德正覺得耳熟,然後就聽到「澎」的一聲。

「哈哈哈不列天的使命就是化不可能為可能,看到了吧,你們這群魚唇的凡人——」

『滴。』

阿爾弗雷德果斷掛了電話。

 

十五分鐘後,由於思考亞瑟會去哪間酒吧花了點時間,當阿爾弗雷德趕到的時候,酒吧裡除了他熟悉的幾個人外,其他客人都走光了……

亞瑟穿著白色羅馬裙一屁股坐在桌上,手中拿著僅剩三分之一的酒瓶,臉頰駝紅,還浮現一抹怪異的笑,明顯是喝醉狀態。

在他對面雙雙倒下的是弗朗西斯和基爾伯特,安東尼奧窩在座椅邊不知道在幹什麼。

姿態不雅的天使沒發現自身衣著裸|露了多少的肌膚,精緻的鎖骨,白皙細膩的胸口隨著胸膛起伏若隱若現,肩膀處還殘留昨晚的紅痕,一路蔓延到脖頸,胸前的粉色都快露出來了,阿爾弗雷德最終忍無可忍的走過去,扣住下巴,一把吻上了金髮的天使。

「……?」

唇瓣迎來了柔軟的觸感,亞瑟碧綠的眼眸一片水霧,他哼哼地想拉開緊緊摟在腰間的手臂,卻是徒勞。

「唔唔……」

阿爾弗雷德趁勢把舌尖探入對方嘴裡,把口腔內壁都掃盪了遍,纏繞住軟軟的紅舌就不放開了,透明的津|液從亞瑟的嘴角流出,他像是得了趣,吻得愈發投入,響亮的水聲充斥在酒吧裡,不過沒人在意這邊……好吧,那個被閃瞎眼的酒保不算。

「哈……」
 終於,一吻終了,亞瑟的雙臂無力的掛在阿爾弗雷德的肩上,汲取新鮮的空氣,一隻大手直接將他扛起,「哈哈哈亞瑟你下次再隨便跟男人跑去喝酒Hero會讓你一個星期下不了床喔。」

 

 

-親子分

 

安東尼奧自從不列天揮舞著魔法棒對準羅維諾後,猛烈跳動的心臟就沒歇息過。

待一陣白霧散去,霧中嬌小的身影更是惹得他鼻子一熱——喔,他擦了擦濕熱的液體,然後撲了過去。

「哇!你這渾蛋,做什麼——」

「羅維諾羅維諾好可愛啊啊啊!那個粗眉毛總算做對了一件事!」

「笨蛋快放開——」

稚嫩的嗓音讓羅維諾的臉一僵,他從安東尼奧熾熱的眼眸中看到了白白胖胖的包子臉,不知是因怒氣還是什麼別的原因,雙頰像番茄一樣通紅,琥珀色的眸子不敢置信的瞪大——

「該死的!老子怎麼變小了!」

青年的襯衫對一個外貌看上去只有六、七歲的孩子來說還是太大了,衣領從肩膀上滑落,羅維諾只能勉強伸手按著布料,至少不讓自己渾身赤|裸。

 

「小羅維諾來給哥哥抱抱——」

「啪。」

飛奔過來想給他熊抱的法/國佬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打暈了過去。

「俺不會讓任何人染指羅維諾的哦。」

安東尼奧伸出手將男孩抱在懷裡,褲子太大沒辦法穿了,羅維諾抓著襯衫,光著下半身坐在男人大腿上,這令他感到萬分羞恥。然後,他感覺有什麼硬硬的東西抵在腿|根處,「你這……唔!」

軟綿綿的唇被包住,羅維諾簡直不敢相信這渾蛋在對一個六歲小孩發情!當男人想將舌頭伸進來時,他不留情面的狠狠咬下去。

禽獸!

「嗷嗚——」

「活、活該,死戀童癖。」

「為森麼不仍俺青啊……羅維諾不喜歡親親嗎?」

「要親也等老子變回來再說!」

這分明是犯罪好嗎。酒保如是說。

「親分等不下去啦,現在這樣有什麼不好嗎?」

「啊!嗯嗯不……把你的鹹|豬|手拿出來啊畜生!」

 

嗯,我們都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總之,處在親熱狀態的兩人沒發現堂而皇之抱走不列天的阿爾弗雷德,等到他們回過神來時,能解決此時局面的傢伙已經被按在床上(嗶——)了。

於是安東尼奧興高采烈的抱著小小的羅維諾回家了。

 

等等?酒錢誰付?

從頭到尾圍觀的酒保眼神飄向躺在地上睡得不知死活的兩個人。

 

 

-極東

 

「唉呀,又到了這個時候了。」

「是啊,又是FFF團出沒的時候……」

「嗯?小菊你剛剛說啥阿嚕?」

「不,在下什麼都沒說……」

後記:

   @噓。  <我應該還債了(不)好吧,我真的沒有要對小孩子出手的^L^

评论(1)
热度(35)
  1. 食事中o´・ω・o)ノ流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