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paro

✦男體、女體出沒

✦可能OOC

✦米→英(但其實是雙箭頭?)

  題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速食餐飲店內,金髮男孩和女孩坐在靠窗的白色餐椅上,桌上擺放著熱騰騰的五份大薯、雙層盎司牛肉堡、牛肉培根堡堆滿了餐盤,大杯可樂,從透明的落地窗往外看去,還可以看見人來人往的街道,遮蔽視野與天空的高樓大廈,以及熟悉的紅底黃字招牌,上面掛著一個大大的、炫目的「M」字。

  阿爾弗雷德‧F‧瓊斯正拿著漢堡大快朵頤,他早餐什麼都沒吃,現在餓的狠了,吃沒吃相,要是被某位嚴謹注重禮節的學生會長看見,肯定會被訓一頓。他嘴裡嚼著麵包,另一隻手撈過餐點旁的可樂就開始喝,眼角還不停的瞄著對面的人,金髮女孩劉海的兩側都別著白金色的星星髮夾,及肩鬈髮,和阿爾弗雷德有幾分相似的五官,同樣湛藍如晴空的藍眸如今半垂著,手中的湯匙不斷攪拌著那杯無辜地金黃色濃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也不開口,就那麼耗著。

  今天本來是假日,他在學校附近和艾米麗‧瓊斯——對,就是他姊姊,親的——共同住在一間爸媽留下的公寓裡,但顯然比起跟自己弟弟住在這兒,瓊斯家的女兒更有自己的看法,她自個兒搬到了學校宿舍,因為每日繁忙的活動讓她無暇家裡學校跑來跑去,於是阿爾弗雷德自己霸佔了公寓的整個空間,自那以後,他便很少有機會和自己姊姊像這樣面對面的坐在快餐店裡吃飯了。

 

  「(吸——吸——)」

  「唉,阿爾。」

  「幹嘛(吸——),突然叫我出來——」

  「我有喜歡的人了。」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艾米麗的椅子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一公尺。

 

  「噗——」

  一口剛吸上來還沒吞下去的可樂就這樣直直的噴出來,灑了滿桌子,艾米麗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看到眼前一灘液體時還是挑了挑眉:「噁不噁心啊你,我只是說了句有喜歡的人了,反應那麼大幹嘛?」

  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趁他喝飲料的時候,不要以為我沒看到你往後退了一大步,都撞到別桌的椅子了!

 

  「咳咳咳、咳嗯,我、咳,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妳……」

  哦,天哪,那個參加了啦啦隊和田徑社還擅長女子棒球、女子籃球的艾米麗‧瓊斯,被男生告白一律拒絕的原因不正是那繁忙的社團活動?如果不是學校規定體育社團一人最多只能參加兩項,或許他這個姊姊會忙到連吃飯時間都沒有,不過就算如此,艾米麗仍常常被找去當代打,一心栽入社團的女孩完全不想來一場甜甜蜜蜜的戀愛。

 

  「幹嘛和Hero說這個……」

  看到阿爾弗雷德極力掩蓋的神色,艾米麗撇了撇嘴說:「當然是因為你不會四處亂碎嘴啊,而且——」

 

  「你自己不也和學生會長走得很近嗎?」

  剛碰上漢堡就被這句話嚇的手滑了一下,眼睜睜的看著光鮮亮麗的外衣剛被剝去,令人垂涎欲滴的漢堡掉到地上,阿爾弗雷德傻眼了。

  「……What?」

  「別跟我說你沒發現喔,可愛的學妹都告訴我了,旁人都在傳,說你們兩個簡直就像一對甜蜜的情侶一樣——」

  「……F.u.c.k。我跟亞瑟只是朋友好嗎?那些人是眼瞎了嗎?」

  艾米麗聳了聳肩,她注意到自家弟弟泛紅的耳根,只是沒有點破:「我哪知道啊,你們經常混在一起,你上次不是還幫他拿公文嗎?」

  「那是他身體太弱沒力,我怕他被那一大疊公文壓死才——等等,你從哪聽說的?」

  「女孩子自有一套的情報網啦。」

  「噢,總覺得你在故意氣我。」

  「好吧,那些都不是重點。」艾米麗的笑容讓他心裡發毛,直覺不是什麼好話。

  「我想拜託你,不管你跟你的會長到底是什麼關係,都只有他可以幫我了。我想追她,可是那個頑固的英/國人……」

  「你說『她(She)』?」

  「對啊,你不知道羅莎有多可愛!之前園遊會時穿的那身女僕裝簡直——」

  「靠!」阿爾弗雷德看著第二個香消玉殞的漢堡,「羅莎是亞瑟的親妹妹!」

  「簡直讓人想把其他同樣看到羅莎女僕裝的傢伙的眼睛挖掉。」艾米麗眨了眨眼,「那又怎樣,我喜歡她啊,愛是不分性別的,想要她就要自己去追求她嘛,像你這樣拖拖拉拉的真不知道要幾歲才會追到男朋友……老婆。」

  「嘿!Hero喜歡的是女孩子!」

  「但我看你身邊也沒有女朋友。」

  「只是沒找到合適的!」

  艾米麗翻了個白眼,小小的哼了一聲,阿爾弗雷德沒察覺:「好啦好啦,世界的Hero先生忙得無法交女朋友所以整天和男性友人廝混——快點幫我求會長大人,讓我有更多的機會和羅莎相處!不然我就詛咒你一輩子不舉。」

  「有你這麼求人的嗎——」

 

  *

 

  阿爾弗雷德站在學生會辦公室門外。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敲了敲門,「進來。」他親愛的會長大人果然在裡面,也不知道有沒有吃午餐……

 

  「阿爾?」

  坐在辦公桌前的金髮男孩挑起了粗粗的眉毛,公文旁放著一杯已經涼掉的紅茶,亞瑟‧柯克蘭穿著最標準的學生制服,因為夏天燥熱的天氣難的沒穿針織背心,白色襯衫領口的扣子解了一顆,領帶也沒像平時一樣整齊。

  碧綠的眸子訝異的看了一眼對方,右手下意識的拿起了茶杯,在抿了一口沒什麼熱度的茶後皺了皺眉,阿爾弗雷德看到亞瑟偷偷的吐舌,紅潤的小舌襯的本就少接觸陽光的肌膚更顯白皙,如此孩子氣的動作發生在嚴肅的學生會長身上,有一種特別的反差,好可愛——等等,Hero我剛剛在想什麼?

 

  亞瑟的臉上有幾分疲憊,他揉了揉太陽穴,「所以……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啊、喔、嗯……」

  阿爾弗雷德正在想要怎麼開口,追求別人的妹妹這種事……嗯,這真是個好問題,亞瑟不會是個妹控吧?

 

  「如果你想像個傻子一樣呆站在那的話,請自便,我先睡一下……」

  亞瑟伸了個懶腰,身旁沒其他人,他也不需要在睏倦的情況下保持禮儀,喔,是的,這位會長大人的前身還是個原不良,阿爾弗雷德怎麼會產生他很可愛的幻覺?

  「嘿,你到底幾點來學校的啊?」

  「哈……七點吧,或者更早……」

  「又沒吃午餐了吧。」注意,這是肯定句。

  「關你什麼事……」

  「真是不會注意自己的健康啊,要Hero幫你買份午餐嗎?」

  「你好意思說我?就憑你那三餐不健康的……唔、別吵我、讓我睡會兒……」

  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對某家速食餐飲很有意見,英/國人嘛。不過他沒說的是,亞瑟自己做出的食物才叫做生化武器,跟他相比自己好歹還有正常的味覺。

  他拉過一旁的椅子,趴在桌上看著亞瑟的睡顏,和平常一板一眼的嚴肅面容不同,睡著後的對方神情平和,呼吸綿長,薄唇微張,似乎在囈語些什麼,襯的那張娃娃臉更加可愛了。

  可愛?!不不不,自己大概是被艾米麗影響,才會有這些不正常的想法吧,沒錯,他跟亞瑟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來著。

  只是他刻意無視了一點,哪有人會盯著「普通朋友」的睡臉還笑的傻嘻嘻的。

TBC
 (這裡是開了好多坑但是都還沒填完的……流鴒)

暑假已經過了一半,意識到不能再混下去的我……剩下一個月都會在複習與預習的書本中打滾吧。所以文力down再down(有up過嗎)

不會坑的,只是依我緩慢的步伐前進,呵呵。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