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系】夢的足跡

  第九號愛麗絲同人文。

  原作:拆野拆替

 

  此篇為第九章的腦洞,請還沒看過第九章的慎入,因為可能有一點劇透(?)不過因為是我腦中的妄想……所以兩人再次見面的方式跟原劇完全不同(?)。

 

  在前面先偷偷的跟拆拆告白不管是拆拆還是拆拆筆下的孩子我都好喜歡然後我最喜歡溫柔的系氏了求不虐九號快把你搭檔(老婆)帶回家喔喔喔(神煩

 

 

 

  追逐著白兔先生的背影。

  Alice墜入了自己的夢中。

 

 

  系氏猛然睜開眼。

 

  他躺在一張星形的柔軟大床上,身旁環繞著粉藍色的泡泡,隨著一扇純白落地窗外打入的陽光,折射出晶亮的光芒。

  柔軟的床鋪,米白色半透明的簾子被收在窗子的兩側,淺色的木質地板,覆蓋一層深藍色、繡有花邊的地毯,天花板上掛著一顆神似繡球的……燈?以及幾顆鵝黃色的小星星,但是在大白天完全沒有用處。床旁擺放著一張小木桌,上頭有一杯早已涼掉的紅茶。

 

  在系氏的印象中,他從來沒來過這樣溫暖舒適的房間,落地窗外什麼也沒有,僅是一片空白,以及存在感強烈到不容忽視的奪目陽光,喔,當然還有胡亂飄舞的粉藍泡泡。

  那些泡泡雖然美麗,卻虛幻的使人感覺不真實。系氏手賤的就想戳向離他最近的藍色泡泡。

 

  「砰!」

  系氏從床上跳起來,神情警惕的望著那個粗暴打開他房門的入侵者,手下意識的往腰帶摸去,令他愕然的不是腰間的皮革包不見了,房門撞擊一旁的牆壁發出沉悶的聲響,而來人的一隻腳還停在半空中。

 

  少女纖細的裸足維持著抬起的姿勢,那張與自己神似的臉龐帶著他既熟悉又陌生的不耐表情,灰眸緊盯著站在床上的系氏。

 

  「喂,老哥,你還要我們等你多久?」

  系氏一時激動的眼眶泛淚,以至於他沒聽懂紅髮少女到底說了些什麼。

 

  花鳥還活著。

  還活著……而且看起來沒有被愛麗絲感染的樣子。

  真是……太好了。

  一時中,他的腦海中竄過破碎的畫面,如同被打散的拼圖一般,心情頗感複雜,但是最終卻歸於發現妹妹平安無事的喜悅中。

 

  身穿白色裙裝的少女——花鳥,他的妹妹——以一副要生吞了他的可怖表情走入房內,二話不說直接把系氏從床上拉下來,抓著他的手腕就將他往房間外拖。

 

  「不是都準備好了嗎?還拖拖拉拉什麼……哥哥?」

 

  「嗚……」

 

  「……你幹嘛哭啊!是我的力道太大了嗎?」

 

  見花鳥一臉慌張的想放開握住他手腕的那隻手,系氏——或者說,紙‧弓弦——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只是將自己的手死死握住妹妹的,像是永遠都不會放開那般使勁。

  花鳥皺了皺眉,但還是回握了自己的哥哥,儘管她不明白弓弦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情緒失控。

 

  兄妹倆沿著純白色的廊道穿梭而過,比起普通的廊道,這裡看起來更像是光廊,廊柱之間射入數道鵝黃色的暖光,與房間不同的是,這裡充斥的泡泡是鵝黃色的,透明的泡沫融入了暖光中,把兩人的影子拉得長長的。

 

  誰也沒有說話,四周是一片靜謐。

 

  抹去眼角了淚花,弓弦這才細細打量起這座奇特的建築物,比直的看不見盡頭的光廊,不知就這樣走了多久,在花鳥的帶領下,他們走進了一處被黑暗籠罩的半圓形空心狀的廊道——這裡同樣有泡泡的存在,因為弓弦的臉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撞破無辜飛到他面前的泡泡了。

 

  這裡就像是個隧道,無垠的黑暗,而弓弦就像是個被牽著走的孩子,他不敢放手,生怕會和妹妹分散。

 

  「啊啊,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把這裡設計的這麼麻煩,光是走廊就要走半個多小時了!」

  花鳥忍不住抱怨,弓弦才發現他們已經走了這麼長的時間,時光流逝的這麼快,他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他還沉浸在失而復得的喜悅中……唔,失而復得?

  總覺得現在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他和花鳥兩個人,誰也不需要開口說話,只要這樣靜靜感受著對方的存在,這樣就足夠了。

 

  這樣就很好。

 

  好不容易從隧道的盡頭看見了白色的曙光,花鳥立刻放開兩人相握的手,小跑著邁向眼前的眩光,弓弦不由得感到一股失落,他的眼睛已經適應黑暗了,驟然接觸的刺眼的白光還是讓人不大舒服,他一邊用手遮住泰半的光線,一邊跟在妹妹的身後。

 

  「呼!終於到了。」

  在花鳥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弓弦的視野瞬間被滿地茵綠的草原所佔據,一張張方桌並排在一塊兒,每張桌上的布巾都是不同的花色紋路,桌上擺滿了各式糕點,由巧克力貝殼等點綴的三層高的巨大蛋糕,上頭一隻釉藍的蝶飛舞著、七色馬卡龍、蒙布朗、星星水果糖、烤布蕾、舒芙蕾、檸檬塔、菠蘿泡芙……以及一些說不出名稱的甜點,高大的茶壺旁圍繞的幾個小巧的茶杯,共有十一個。

 

  蹲在天使蛋糕旁流口水的鴿子忍不住伸出手想抹上純白的奶油,被狛公念了一頓,硬是不給她吃。

  半蝶一臉認真的研究分析著馬卡龍的材料和糖分,而類崎只是無奈的聽著。

  天生目溫婉的用巨大的茶壺沏茶,那對雙胞胎乖巧的跟在他身邊。

  修德烈一臉不爽的坐在貴賓椅上,鎮連忙接過一杯熱茶,然後放在嘴邊吹了吹氣,一臉討好的奉茶。

 

  「小系小系~咕,過來這邊~」

  最先發現他們的是鴿子,其後其他人也開始招呼他們。

 

  「系氏你們遲到了喔。」

 

  「系氏前輩要喝茶嗎?」

 

  「好了好了,既然弓弦都到了,那麼我們的茶會也可以開始了。」

 

  宛若被人精心設計好的華麗下午茶會。

  如此美好的景象,大家都在這裡,花鳥也在他身邊,但是從妹妹平安無事的喜悅中脫離後,不知道為什麼,系氏就是無法發自內心的感到開心。

 

  總感覺少了些什麼……

 

  「小系,這個很好吃喔~咕~」

  鴿子蹦蹦跳跳的拿著一個用奶油繪出純白色兔子圖飾的小蛋糕,獻寶似的遞給系氏。

 

  啊啊。

  他想起來了。

  腦海中那些破碎的拼圖被吻合的拼湊在一起。

 

  大家都在……才不是這樣,他的白兔搭檔,那個性格神經質的傢伙,九號不在這裡啊。

  九號不在的話,這副溫馨的光景還有什麼意義呢?不過就是個幻象罷了。

 

  花鳥似是察覺到自家哥哥的情緒,她悄悄拉了一下系氏的袖子。

 

  「哥哥。」

 

  「你要離開了嗎?」

 

  「嗯。」

  他要回去……回去那個悶騷的搭檔身邊。

 

  於是他走向前,將縈繞在空中的半透明泡泡戳碎,泡沫落在地上,所有人也跟著消失了,當然,也包括花鳥。

 

  「喂,猴子,聽的到我的聲音的話就趕快回答!」

 

  是九號的聲音……隔著那層泛起漣漪的鏡面,九號焦急的神色一覽無遺。

  原來他的搭檔也會焦急啊。

 

  金髮女孩伸出手,穿過如鏡一般的水面,握住了九號的手。

 

  Alice做了一個夢。

 

  而現在,夢該醒了。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