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

因為這幾天老是下雨所開的腦洞。

  【Rainy】

 

  阿爾弗雷德雙手環抱著胸口,鬱悶的聽著嘩啦嘩啦的雨聲。

  他站在公車站的窗蓬下,衣服全被雨淋濕了,就像個落湯雞。金色的呆毛無精打采的聳拉下來,鏡面上還沾著不少水珠,他冷的想發抖,衣服貼在身上的感覺著實不好受。

  喔,他討厭雨天。

  再補充一句,尤其是下個不停的雨天,比如說倫/敦的雨天。

   阿爾弗雷德沒有隨身攜帶雨傘的習慣,可惜的是,在英/國,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包裡絕對要多個放傘的空間,雨天可沒人想在室外待著,他只好一個人枯坐著浪費美好的光陰,煩躁的滑著手機螢幕,等著某個英/國人開車來接他。

   看那陰沉的、模糊的景色,黑壓壓的布幕蓋住了蔚藍的天空,天色晦暗,僅留下一旁路燈微弱的光線,在雨中浮載浮沉。

   阿爾弗雷德無聊的玩著手機遊戲,一邊隨著雨聲敲著節拍。

 

  『滴滴答答』

  亞瑟怎麼還沒來。

 

  『滴滴答答』

  對了,雨天的交通特別容易堵塞嘛,那傢伙一定是被塞在半路上了。

 

  『滴滴答答』

  來人啊,他快被這惱人的聲音給吞噬了!

   亞瑟到底是怎麼忍受這見鬼的天氣的!?

   阿爾弗雷德抹去了眼鏡上的水珠,整個人癱在椅子上。此刻,他是如此的想念美/國的陽光,如果不是因為亞瑟,打死他都不會來到「雨/都」。

 

  『滴滴答答』

  噢,煩,雨勢完全沒有減弱的樣子。

 

  阿爾弗雷德忍不下去了,他的手指滑向十分鐘前才撥過的那個電話號碼,等他一接通,便急匆匆的問:「亞瑟,你到了嗎?」

  「喂、喂?」雨聲使他聽不清楚對方的聲音,他將音量調到最大,卻只聽到「嘟——嘟——嘟——」的聲音,被雨聲埋沒。

 

  「Shit!」阿爾弗雷德想摔手機。

 

  「嘿,冷靜點,在大庭廣眾之下別說這麼低俗的髒話。」一把雨傘撐在阿爾弗雷德面前,對方帶著一抹微笑說:「會把這雨天給染髒的。」語畢,他向阿爾弗雷德伸出手。

 

  「老天,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度過這漫長的雨天的。」

  阿爾弗雷德握住對方的手,對方的指尖有些冰涼,寬大的傘幾乎將那人的身影給遮蓋。

 

  「亞瑟……」

  「我的天啊,你是不會去附近的店裡買傘嗎?你全身都濕透了!不要黏上來!」

  「可是不靠近你的話就會被雨淋到了啊。」

  才怪,這傘可大了。

  「我車停在馬路對面……混仗別踩水灘——」

  「哈哈哈亞瑟你的衣服也濕了——」

 

  『滴滴答答』

  雨水侵蝕了兩人逐漸遠去的身影。

评论(2)
热度(8)